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公主为帝:妖孽驸马不要闹

更新时间:2020-05-26 11:16:43

公主为帝:妖孽驸马不要闹 连载中

公主为帝:妖孽驸马不要闹

来源:落初 作者:云海蔷薇 分类:言情 主角:文昌母皇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云海蔷薇原创的言情小说《公主为帝:妖孽驸马不要闹》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文昌母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贵为长公主,却只能看着亲人一个个死去。天要她亡,但她不想死。绝路之时,翡翠笔中冒出千年笔仙,写秘方,仿笔迹,曝隐私……助她逃生,助她习武,助她复仇。一步一步,她成为绝世剑宗,一步一步,她重回京都,寻找真凶。成帝之路,漫长而修远,却有妖孽驸马为伴,无耻而聒噪。驸马:我生是公主的人,死是公主的鬼。公主:那你就做我的鬼吧。驸马:你答应和我圆房,我就替你解危。公主:好。驸马:公主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公主:再多话就让你不能说话!驸马:公主你非让我吃鸡蛋,是不是想我以形补形?公主暴怒:滚——……京城皇都,波诡云谲,她以为驸马是最简单纯粹之人,却没想到驸马竟身藏惊世秘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了昭华殿,哗哗的雨声再次传来,下一刻她再次回来了倾盆大雨中。

“公主,您就回去吧,在这里淋坏了身子反而不妥,您说是么?”韩文昌一边说着,一边松手,任她倒在了雨中。

唯恐被雨淋湿,他迅速回到了台阶上,而长孙飞絮则剧烈咳嗽起来,点点血丝落在手心很快就被雨冲散,她挣扎着看着那高高的宫门想要站起来,努力了很久,却终于还是倒了下去。

像是落入了冰窟一样,漆黑,阴冷,她分明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却又有阵阵难受传来,她一下下喘息,似乎被人扼住了脖子一样。

“公主?公主?你醒了?”

耳边传来似乎熟悉但又陌生的男音,她突然恢复了意思,逼迫自己努力地睁开眼,“外公呢?”

驸马完全没想到她会在睁眼的同时问出这三个字,好久都没声音,长孙飞絮又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我外公呢?叶家呢?”

驸马反应过来,往外看了看,回道:“现在好像就是午时了,正往行刑的路上吧,公主我扶你起来喝……”

长孙飞絮一把推开他伸过来的手,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然而还没坐起身来就再次咳嗽起来,只是动了一下,身上的力气就像已经完全被抽空了一样。

驸马立刻扶住她,“公主你别这样,大夫说了你寒气入体,弄不好还有Xing命之忧……”

“你走,咳……让听Chun她们过来,我要出去。”长孙飞絮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推开他。她完全无法接受面前男人的靠近与一丁点的触碰,尽管他是她的驸马。

驸马那一张绝美的脸微微皱起来,“公主,我知道你嫌弃我,可我是夜不入眠衣不解带地在你床边守了这么久啊,听Chun她们哪里比得上我?”

“听Chun……咳……听Chun……”长孙飞絮无法中气十足地大声叫喊,两声喊出去就已头晕目眩胸口发疼,几乎又要昏倒过去。

她立刻从枕头下拿出一只黑漆木盒,打开来一口气将里面剩下的五颗白色药丸一起吃下。

这景象让闻声进来的听Chun大吃一惊,立刻就扔了手中托盘冲到床边,失声道:“公主你做什么,这药一起吃下去就不是救命,而是催命了呀!”

等她阻拦时,长孙飞絮却已经将药香了下去,她抬起头来看着听Chun:“备马车,载我去找外公,快!”吃下五颗益精丸的她常年苍白的脸上出现不正常的红色,说话也多了几分力气。

这是宫中御医为她配的的药丸,嘱咐一次只能吃一颗,不可每日吃,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吃。

只因这药吃下去虽然能让她暂时有些气力,但对她的身体没有助益反有害处,如同拔苗助长一样可怕,所以现在她已经能感觉到心跳快得吓人,不知道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但现在的她完全顾不得这些,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就那样出去她恐怕撑不到半路。

长孙飞絮极快地出了公主府,直往犯人游街的路口赶去,她只想去见见外公,见见叶家的每一个亲人。

因为体弱多病,因为没有任何资质,更因为受母皇冷待,她受了所有人的冷眼,长公主只是病鬼与晦气的代名词,她在宫中甚至得不到一个正眼,然而,叶家却从未嫌弃过她。

她是他们眼中的公主,是他们眼中让人怜惜的宝贝,外公与二舅会四处替她寻医问药,舅母给芷兰备置每一样东西都会给她准备一份,而芷兰旦凡有空就会到公主府来陪她,甚至差点为了陪她而要求延迟婚期。

若没有半个月前的罪名,原本这几日叶家要双喜临门,芷兰出嫁,外公八十大寿……

这一日,她拼了命的只想再见他们一次,再多看他们一眼,然而,这一日却成了她永远的噩梦。

行刑前,叶家所有人被关在专门看押王侯将相的诏狱中,今日他们要被囚车关着一路经过金雀桥、迷街,然后到达法场。

这一路都是闹市,更何况今日有高官行刑,理所当然聚集了很多人,若不是长孙飞絮那一顶平民百姓一见之下必须退让的银顶马车,她根本不可能挤得到迷街。

尽管隔着马车,尽管外面人声鼎沸,但那高昂的喧哗声还是传进了她的耳中:

“哼,什么大学士,什么天下文章第一人,枉我读了二十年圣贤书,竟误以他为师,如今才知道他简直污了读书人的名声!”

“那是当然,知道那老头子是怎么被发现的罪名么?他和自己的孙媳妇****被孙媳妇把他那些丑事都给捅出来了!”

“瞧那些女人,都是他的妻妾吧,唉唉,个个年轻貌美,这老不死的有力气侍候么?嘿嘿嘿……要我说,等……”

“你胡说,你们胡说!”长孙飞絮突然从马车中钻出来,朝外面的人群大喊,“你们胡说八道,你们又知道什么……”

“长……公主,万万使不得,您快进去吧!”听Chun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突然钻出来,立刻拦了她的脸将她推回马车。

附近的百姓隐约听到几声少女的呼喊,随后又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各种对犯人的议论声讨声,便马上不再管这边,加入了谈话中。

听着外面对外面的污言秽语,长孙飞絮伏在马车中不能自已地大哭起来。

外公清高了一世,忠正了一世,为什么最后换来的是这些!那些人,那些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甚至连叶长彦是谁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那些贴得满街都是的罪证,那全都是那些神御卫严刑逼供来的所谓罪证……外公读了一辈子书,写了一辈子文章,他最想要的就是一个读书人该有的好名声,可最后他连这些都没有……

马车慢慢停了下来,听Chun微微撩起车帘朝里面说道:“公主,迷街到了。”

长孙飞絮立刻就走下车来,关着外公的囚车竟正好从眼前经过,她要进去,却被身穿轻甲的禁军拦住,“大胆,往后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