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情危南城此婚间

更新时间:2020-06-01 09:37:28

情危南城此婚间 已完结

情危南城此婚间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月小半 分类:言情 主角:辛愿厉南城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月小半原创的言情小说《情危南城此婚间》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辛愿厉南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辛愿和厉南城的婚姻,隔了一条人命。 她花了一辈子,也没办法取代那个故人。 可当她累了倦了放弃了, 厉南城却步步紧逼:辛愿,我没说结束,你就一辈子别想离开我身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面前坐着一个三十多岁妩媚婀娜的女人,看到她醒来勾了勾鲜红的唇:“你还真是命大。” 辛愿张张嘴想要说话,声音却粗嘎的可以:“你是......” “我是夜宴会所的老板,大家都叫我一声珍姐,厉南城不让医院再收容你,总不能看着你刚流产就露宿街头,所以先把你带回来了。” 珍姐抬起她的下巴左右端详了一下:“辛愿?” 珍姐叫出了她的名字,“你不用这么惊讶,厉总昨晚把你送来这里,总是得跟我打一声招呼的。按照他的吩咐,我应该让你自生自灭才对,可到底是见不得那些坏男人太好过,这才给你叫了救护车。” 辛愿眼里一阵灰败:“谢谢你救了我。” “先不急谢。”珍姐说着跟厉南城一样的话,“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她还能怎么办? 以厉南城手眼通天的本事,若是出了夜宴会所,恐怕他还会把她送进更加炼狱似的地方,让她受尽折磨。 孩子的死让她的心冷了个透彻,她想过,要是能陪着孩子一起去了,也好过像现在这样痛苦的活着。 可造化弄人,她没死成,既然活着那就得为以后打算。 辛家被爸爸败光的时候,她尝遍了人情冷暖,也学会放下骄矜的大小姐脾气,直面惨淡的现实。 她还有个弟弟要养活,她得赚钱付弟弟的学费生活费,攒够他上大学的钱。还有个重病再床昏迷不醒的哥哥,每天都得付高昂的医药费,她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期盼了,可弟弟还有光明的未来,他是辛家唯一的希望。 “我想留在这里。” 辛安琪死在这里,厉南城对这里恨之入骨肯定不会来,要说安全,H市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只要遇不到他,她就能躲在这里苟延残喘,好好的赚钱供弟弟上学...... 珍姐玩着自己的大红色蔻丹指甲:“你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么?” “知道。” “你愿意做陪酒女郎?姑娘,不要以为陪酒就只是陪酒,多数时候酒只是和引子,重头戏可在后头。” 辛愿听着外面舞池里的靡靡之音,还有隔壁房间里传来肉体相撞的啪啪声,点头:“我愿意。” 可珍姐说:“你脸上有疤,不会有客人点你。” “我可以干粗活,洗碗,打扫卫生。” 珍姐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你?辛家三小姐?” 辛愿点点头,“从今以后没有辛家三小姐,只有夜宴会所的保洁小妹。珍姐,求求你收留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珍姐似乎想了一会,最终点了头:“你这张脸当保洁可惜了,干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是把尊严踩在脚下,只要你愿意,我就能让你重生。” 珍姐找了最好的医生给她治脸上的伤,别的地方都已经愈合,只有右脸上一片伤痕无论如何都好不了,留下了丑陋的疤痕。珍姐干脆找了纹身师,在她的右脸上纹上一支娇艳的玫瑰。 纹身师手法精湛,那朵玫瑰不但完美的遮住了疤痕,梗衬得她更加貌美,还勾出了几分骨子里的妩媚来。辛愿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以后你就叫玫瑰吧。”珍姐满意的打量着她的脸:“记住,你只陪酒,不出台,想吃吃不到,才最是勾人......” 辛愿得到了安身之处,珍姐得到了摇钱树,宾主尽欢,合作愉快。 珍姐甚至亲自教她怎么跟男人虚与委蛇,教她怎么才能卖出更多的酒。 五个月来,辛愿将自已以往的尊严收敛的干干净净,靠着绝美的脸庞和细腻的心思游走于男人之间,珍姐说的没错,男人们都是贱骨头,垂涎她的美貌却始终无法一亲芳泽,只能拼了命的买酒只为见她一面,出道的第一个月,她卖出的酒水比其他所有人加起来还多。 这天,辛愿结束了工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刚准备卸妆,就有人敲响了她的门:“玫瑰,你去招待下高级VIP包房的客人。” 是一向跟她关系不怎么好的彩竹,辛愿皱了皱眉,“珍姐说过,我每天只能陪一个客人,今天我已经去陪过明辉集团的赵总喝过酒了。” 彩竹却一脸的不耐烦:“客人点名要你!放着那么有钱的客人都不去,占着茅坑不拉屎。” 说完她也觉得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皱着眉催促她:“你别忘了珍姐为了给你治伤花了多少钱,帮珍姐招揽生意不愿意?” 珍姐确实对她有恩,辛愿只能点头,“好,我马上去。” 匆匆收拾好自己,辛愿推开了高级VIP包房的门。 脸上已经堆好的笑意瞬间凝固。 灯红酒绿下,一个熟悉的人被簇拥着坐在中间,四周的沙发里坐着好几位眼熟的客人,都是H市有名有姓的人物,其中也包括她刚刚陪过的那个赵总,一群人谄媚的看着主位上的男人,卑躬屈膝的说着什么。 而主位上的那人,嚣张的霸气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几乎要压得她呼吸不得。 时隔半年,再次看到厉南城,辛愿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倒流。 她慌不择路的退出了包房,疾步走着,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却被身后一只手拉住了手腕,吓得她惊叫出声。 赵总被她的反应过度吓了一跳:“玫瑰,都来了,怎么又走了?” 辛愿抚了抚咚咚狂跳的胸口,艰难的扯开一个笑:“赵总,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不太舒服,我让其他姐妹来吧。” “那可不行,我跟厉总都说了,你玫瑰那是艳名远播,整个夜宴所有的女人加起来都不及你一个,你总不能让我食言吧?” 见她惨白着一张脸,估计是真的不舒服,赵总起了些怜香惜玉之心:“玫瑰,你就当帮我一个忙,只要谈成了跟厉氏集团的这桩生意,今年一年的酒我都买了,怎么样?我知道你的规矩,你放心,厉总在男女方面很洁身自好,不会为难你的,你露个面就走,成么?” 辛愿推脱着:“赵总,我是真的不舒服,我怕给你弄砸了,你还是叫其他姐妹......” 剩下的话被噎在了嗓子眼里。 厉南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包厢,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 她慌乱的别过脸去,用纹了玫瑰的脸挡在前面,拨乱的自己的头发挡住脸颊。 可有力的手指还是轻而易举的越过赵总,精准的捏住了她的下巴,用力掰了过来,嘴角挂着玩味的弧度:“玫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