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诱妻入怀,江少狠会抱

更新时间:2020-07-02 06:10:24

诱妻入怀,江少狠会抱 连载中

诱妻入怀,江少狠会抱

来源:落初 作者:润九月 分类:言情 主角:苏箐米蕊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润九月原创的言情小说《诱妻入怀,江少狠会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箐米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第一次见他,她强吻了他!她第二次见他,她的身上落满斑驳痕迹。后来,她成为他的未婚妻。被她打乱生活节奏的霸道男人,误以为这一切都是她处心积虑所图,于是费尽心思欺负她。可是不知何时起,他对她情起,深种!只想把她时刻栓在身边,抱在怀里。该死的,他中了这女人的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老爷子手捧茶盏:“嗯,少爷那边不会出纰漏吧?”

“少爷那边也安排妥当,我们准备的东西都未经阿卫之手,必定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就好!”

管家望着江老爷子,欲言又止。

江老爷子看向管家:“你是想问,若是日后,少爷知道这是我安排的,会和我闹?”

管家点头:“是的。”

江老爷子不以为然:“我这是在帮他,帮他找一个好老婆。同时也是在还我们欠下的债,若是没有苏箐的爷爷,又么会有现在的江家,更不会有他何时衍。这是他作为江家独苗,必须背起来的责任!再说,我们做的这么仔细,他不会这么快发现是我们在暗中做手脚的,等他发现,已经晚了!”

江老爷子看着监控里面,赵珍舒、何盛、张东觥筹交错,脸上恶心的面容,把手里的茶盏怒气的往茶桌上一扔。

“把那个姓张的东西给我废了。竟然把坏主意打到我孙媳妇身上。”

“是。那何家?”

“何家先留着,到时候让我孙媳妇自己收拾,或者让少爷替孙媳妇收拾,也能让少爷在孙媳妇面前讨个喜。”

*

江时衍坐在包间内,望着一桌方诗彤爱吃的饭菜,幻想着过会和方诗彤见面的场景,脸上挂满平时难得一见的笑容,衬托的他五官更加精致,英其非凡。

江时衍已经在包间内坐接近一小时,饭菜也渐凉,抬起手腕,看一眼上面的手表,皱眉:“阿卫,诗彤怎么还没来,你去查一下。”

“好的。”卫特助出去,没一会便折回来,“BOSS,方小姐没有登机您给她订的航班,而且她的电话也打不通。”

江时衍眉头紧皱,拿出手机,亲自拨打方诗彤的手机,结果同样,一连好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

包间的门被打开,服务员推着红酒进来:“先生,您要的红酒已经给您醒好。”

江时衍语气不悦:“放这吧。”

服务员把红酒放到江时衍身边,江时衍非常不耐烦的直接拿过红酒瓶对饮。

服务员见江时衍面色难看,不再说什么,赶紧退出去。

卫特助:“BOSS,您这样喝,小心红酒的后劲,伤身体。”

江时衍仰头继续喝,转眼红酒过半,拿开酒瓶,自嘲开口。

“伤身体,也比伤心强。我都数不清这是诗彤第多少次放我鸽子。她可知道我每次翘首期盼落后的伤心!”

“BOSS,方小姐或许搭乘别的航班也说不定,您再等等!”

“呵呵,等,等的结果还是一场空。你出去,我想自己静静。”

卫特助不放心的看一眼江时衍,最终还是出去。

江时衍直觉的难受,扬起酒瓶,把剩下的红酒全部喝干净。红酒的后劲,让他头晕难受,站起身,踉跄的往外走。

站在房间外面的卫特助,第一时间扶住踉跄的江时衍,看江时衍这状态,只好扶江时衍去他的专用总统套房。

卫特助打开房门,扑面迎来一阵浓烈的香水味。

卫特助皱眉,房间怎么会有这么浓烈的香水味。

刚准备开口告诉江时衍,想帮江时衍换一个房间,就听江时衍高兴的开口。

“诗彤来了,诗彤这次没有放我鸽子,原来她是提前来了我房间,想必她一定很累。阿卫,你出去,把门带上。”

卫特助不疑有他,松开江时衍,返身出去。

江时衍因为喝的太多,连灯都没开,身体踉跄的向大床走去。

扑到大床上,感受到床上的可人,嘴角笑的越发灿烂:“诗彤,诗彤,我好想你呀。”

手刚接触到苏箐的脸颊,闻着浓烈香水加杂苏箐体香的味道,身体瞬间燃起一团烈火,烧的江时衍面红体热。

失去清醒,外加思念的作用下,他任由这团火,带领着他乘风破浪,卷起一波又一波的浪花。

翌日,苏箐意识清醒,感觉全身似被碾压过一般,想要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昏昏沉沉,甚至感受一温凉的嘴唇落在她的脸颊。

想要睁开眼,却还是睁不开,不解的想,难道她现在还在做梦,还是一个让人羞耻的春/梦!

“宝贝,我爱你。”

这声缱绻柔情,夹杂着无数爱意的男声,犹如一道惊雷,直接把苏箐给炸醒。

“啊……你,你谁呀,你……你怎么在我床上!”

苏箐弹簧一般坐起来,拉起身上的被子就往后撤。

苏箐的一声尖叫,把江时衍也吓醒,睁开眼,见同床的人,根本不是朝思暮想的方诗彤,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苏箐被这场景惊的脸色苍白:“什么你的房间,这明明是我的房间,昨晚我拿门卡刷房进的房间,我来的时候,衣服整整齐齐,现在……”

由于整个人又惊又怕,又想和眼前的人快点脱离关系,她的身体一直往后缩,不知不觉已经退到床边。

“噗通”一声,连人带被子一起掉下床。

此时的她也顾不得跌下床的疼痛,紧紧裹着被子,蜷缩到角落里面。

床上只剩下光着身子的江时衍和床单上一抹刺眼的红。

苏箐被不穿衣服的江时衍吓得再次惨叫:“你……你不要脸,你……你竟然不穿衣服!”

江时衍窘迫快速的钻进床单底下,遮住他的下半身,望向苏箐的脸,瞬间变换表情。

“是你!奥……我明白了。这都是你的伎俩!先前是欲擒故纵,见我对你不感兴趣,现在便用这种下三滥,最恶心的方法,借此想要赖上我。我告诉你,你这是找死!”

苏箐委屈的要死,明明她是受害者,却被对方说……那种人。

抱着被子站起身,指着江时衍大骂:“你怎么这么恶毒。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好吧!我昨天来给我伯母过生日,今天就被你给……你看我这一身的……痕迹!有哪个女人喜欢拿自己的第一次开玩笑。”

江时衍鄙视的开口:“就是你这种女人。天真的以为第一次比较值钱,我告诉你,我只要挥挥手,有无数第一次女人扑上来。就凭你,别痴心妄想从我身上得到任何好处!”

士可杀,不可辱!

苏箐披着被子,找到她的衣服,气呼呼的拖拉到洗手间,在里面换上衣服,掏出衣兜内的房卡,直接甩向江时衍:“渣男!我再重复一遍,你姑奶奶我是凭卡进来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