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贱妻

更新时间:2020-07-02 06:10:34

贱妻 已完结

贱妻

来源:落初 作者:筱静梦 分类:言情 主角:杨柳敬仰 人气:

《贱妻》是筱静梦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贱妻》精彩章节节选:他是活在地狱深处的撒旦,无心更无爱,第一次见面就强行占有了她,更在新婚之夜设计别的男人上了她的床,让她冠上莫须有的‘贱人’之名!此爱,注定虐身虐心,痛彻心扉!伤痕累累,一场人格分裂症又将他们拉拢到一起。当以为幸福就在身边的时候,却蓦然发现他就是致自己父亲死于非命的刽子手!接受不了真相的她一心只想逃离这个杀父仇人,殊不知道腹中早已孕育了他的后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姻是什么?

真爱又是什么?

作为他最好的朋友,高哲安很明白,季少扬对季朝雄的恨意有多深,别看他表面对季朝雄爱理不理的,其实,他每时每刻都在计划着如何打败季朝雄!

“少扬,问问你的心,你是否真的恨他入骨,是不是很想他跪在你面前求你放过他?”高哲安对季少扬的Xing格了如指掌,因此才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是!我巴不得他早点身败名裂!”只要一想起他当年对母亲的无情,季少扬就盼着他早点下地狱。

“少扬,凡事三思而后行,我不想你将来会后悔!”作为私家侦探,高哲安什么时候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你省省吧!来,喝酒,等下看那个浪女会找上门!”季少扬信心满满地等待着宠物自己进门。

日子如白驹过隙,一晃便到了他们成婚的日子。

说是婚礼,其实平凡到不行!

没有鲜花巨礼,只有牧师为他们见证婚礼。

按理来讲,季少扬结婚,应该是大摆宴席,礼宴众商,热闹非凡才对,但偏偏,季少扬提出的要求就是一切从简,否则,这婚他不参与了。

既然他答应成婚了,季朝雄也不想强加于他,而且季薇也不想太隆重,她不想被同学认为,她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

叶薇身披一袭白色绣花的婚纱,脸上化了一个极其淡雅的妆,季少扬伟岸的线条被黑色的西装包裹得如古罗马一座精美的雕塑,让人忍不住对他心生爱意。

两人沐浴着阳光,笔直地站在牧师面前听着他的祷告与祝福……

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待一切仪式都结束,叶薇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本来是回家度假,却没想到把自己给嫁了!

大厅里,季少扬乖巧地与长辈们敬着酒,看着儿子的心情,季朝雄也觉得很欣慰,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是带着报复自己的目的来结婚了。

“来,岳父大人,我敬你一杯,我会好好照顾叶薇的!”喝得醉眼迷离,季少扬举杯向叶敬文,但谁都没有发现,他深邃的目光里隐藏着一抹凶狠的笑。

这样的季少扬,叶敬文真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来,薇薇以后就交给你了!”叶敬文想都不想就接过了季少扬递过来的酒,一饮即净。

看看透明的酒杯,季少扬冷冷地笑了。

礼貌地向各位道别,季少扬便准备上楼洞房……

谁知,却有一局精心策划的好事在等着他欣赏……

“你回来了?”因为刚刚敬酒的原因,叶薇头晕目眩地躺在床上休息,一见有人在剥自己的衣物,她还以为是季少扬回来了,声音淡淡地问着他。

许久,没有声音回答她,反而,裙子已经脱落在地上了。

条件反射Xing地睁开眼,叶薇傻了!

这是谁?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乱了,虽然她头有点肿疼,但她知道,他不是季少扬。

“你是谁!”叶薇啰嗦一下便出声大叫。

“我当然是来疼你的人!”陌生男人猥亵地摸着她的脸,吓得叶薇失魂落魄,猛地拉过被子来掩饰自己完美的曲体,同时还拼命地抵抗着陌生男人的侵袭。

啪!

灯光被打开,季少扬一开灯便看到自己的新婚妻子与一个阳刚的陌生男子在床上拉拉扯扯,而且,他还看到了她裸露的胸脯。

一个字:怒!

二个字:狂怒!

三个字:想杀人!

四个字:怒火中烧!

零乱的床,两个裸/露的男女!季少扬看到这些便再也控制不停止自己的情绪,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大喊:“贱人!”这惊天动地的声响把楼下的叶敬文和季朝雄都吸引了上来。

“怎么回事?”季朝雄一听到儿子在新婚之夜大喊‘贱人’,他就感觉到了有一种不详的征兆。

“是啊,怎么回事?”叶敬文也不安地问道。

“你们自己看,你们给我找了什么货色的老婆?”季少扬灼热的眼眸中散发着杀人的怒涛。

两人不约而同地走进房间,一进去便看到了叶薇用被子掩盖着身体在低泣,旁边一个男人神色淡定从容地套着衣服。

两位父亲都在这里,季少扬趁机把话都挑白了说:“贱人,你果真够贱,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居然Chun心不减?”青筋暴突,季少扬愤怒得如一只失控的烈豹,声嘶力竭地指控着她的不是。

“这是误会,我……!”光洁的躯体,叶薇不知道该如何来解释这是一场别人计划的阴谋。

“滚,我不想再看到你!”季少扬右手狠狠地击向墙壁,声音冷硬却不容置疑地狂吼。

这时,叶父像发现了钻石一样,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张威朗,你怎么连这些禽兽不如的事都做得出来?”

听到他喊这个男人的名字,其它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老泪纵横的他。

“亲家,你认识他?”季朝雄第一时间就问了叶敬文。

还没等叶敬文回答,张威朗便牙尖嘴利地抢先解释:“当然,你这位亲家可是我的前老板呢,他欠着我的工资不发,我玩他的女儿,这有何不对?本来都快得手了,唉,你们这帮人真扫兴……”说得多么地冠冕堂皇啊!

“MD!”张威朗还没说完,季少扬上去便给了他一拳。

“少扬,报警!”季朝雄听了张威朗的话,气得直发抖。

“爸爸,我可不想明天报纸的大标题写着我季少扬的妻子在新婚之夜差点被人侮辱!”随后使了一个眼色,张威朗便颠屁颠屁地逃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