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权宠之将女毒谋

更新时间:2020-08-01 06:54:49

权宠之将女毒谋 连载中

权宠之将女毒谋

来源:落初 作者:璧夏莲 分类:言情 主角:慕西楚 人气:

主角叫慕西楚的小说是《权宠之将女毒谋》,它的作者是璧夏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荣亲王府次子,自小体弱多病流落在外,一朝归京众人轻贱,杀机四伏……  未婚妻以死相逼要退婚,伪善兄长半路截杀要他命,生父嫌恶处处打压,皇族子嗣轻视侮辱……  姬弦音这个病猫公子一派从容尚未发作,谁知那位冠盖京华名动天下的少年将军却兀自动了怒。  “他”是冠盖京华的将军府上公子慕流苏,面有皓月之容,心怀权谋丘壑,年少奔赴沙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从无败绩。慕少将军大败敌军战捷而归,一时风头无两。  岂料京中闺秀望穿秋水等回来的英勇将军,竟是个不爱美人爱男人的断袖!  甫一归京便看上了荣亲王府的病娇美公子,仗着一身武艺嚣张跋扈的护犊子。  未婚妻以死相逼美公子,慕流苏言笑晏晏:“要么求姬二公子休了你,要么你就真的去死。”  伪善兄长毒辣刺杀层出不穷,慕流苏笑靥生辉:“你的贱命我要,你的世子之位,我也要。”  老不死昏庸王爷偏心打压,慕流苏笑意盈眸:“是好好的认下这个世子,还是想我覆了你的王府。”  皇族高高在上轻视践踏,慕流苏眉色飞扬:“想用权势毁了弦音?那我便先毁了这西楚江山。”  世人皆道西楚战神将军为了一个病弱世子,扬断袖之风气,欺手无寸铁之妇孺,灭朝廷之忠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府的车驾在百姓殷殷真切的目光下,慢慢抵达了将军府。

一众的百姓大多是从城门处慕名而来再观少年将军风华的,此时皆是喧闹嬉笑,一派热闹。

慕流苏在青花的牵扶下下了马车,他已经换下了铠甲战靴,身穿一身极为简单的白袍,一众看客皆是被其皓月之容再次惊艳。慕流苏迎着火辣辣的目光,神色不变的看向了将军府大门前。

门前熙熙攘攘站了一大群人,为首的老太太身着朱红色的云锦缎褂子,衣襟上镶了繁复的赤金花领卉,配着姜黄底子马面裙,一张尽显富态的面容上端的是慈爱之态,赫然便是将军府上的老夫人。

老夫人由一位姿态盈盈的女子细致搀扶着,那女子柳叶眉,鹅蛋脸,杏眸如水,红唇盈盈勾着浅笑,身着丝绸柳叶白色襦裙,外罩鹅黄色的鸡心领绣梅花裙,可不就是京都扬名的美人慕家四小姐慕婉瑶。

慕婉瑶身侧是穿戴得珠光宝气的宋氏,面露不屑的慕霖平,以及一众姨娘庶子庶女和众多家仆婢子,彰显着府内人丁旺盛。

慕流苏看了看这阵容,最为显目的便是老夫人和慕婉瑶以及宋氏三人,然而自己同胞一母的姐姐慕语嫣却不在其中。

见此,她颇为英气的面容露出温润笑意,缓步上前,冲着慕老夫人行了一礼:“孙儿流苏见过祖母。”

慕老太太端着姿态,点了点头。当年慕将军执意要娶柳氏为妻,她是极其不乐意的,对于柳氏的两个子女,自然也没有好脸色,只是毕竟在众目睽睽下,还是象征性的咧开了枯皱的嘴皮,扯出一个笑来:“回来就好,六年前你犯下大错,祖母才做主让你离京,如今回来了,也得记着以前的教训,不可再犯。”

慕流苏笑了笑,这老太婆又好面子又不得不忍着不满做面子功夫的的模样着实引人发笑。他这个驻留边疆六年的孙子荣锦归京,她不提她为慕家祖上争光,反而故意提及六年前慕流苏犯下的错误,想让人记起他之前是个如何纨绔之人?

但是百姓的眼睛终究不是瞎的,在他们眼里,一个为家族争光的好孙儿回来了,作为祖母竟然这么一副不知好歹的模样,坊间都传闻慕家老夫人偏心自家侄女的儿女,对正牌将军夫人柳氏的子女无比刻薄,如今一看,可不就是真的。

“这老太婆也太不知好歹了,自家的孙儿六年不见,怎么还这样倚老卖老的。”

“就是,咋们英武将军在外血战了六年,受了多少苦才换来国家安定,这老太婆还说什么记得教训,谁还没犯点小错的时候,六年了还揪着不放。”

“就是,倚老卖老的东西。”

人群中指指点点的声音传来,也没有特意避嫌而压低声音,慕老夫人虽老但是也不聋,听见人群的叨叨不绝,脸色顿时气成了猪肝色。

慕婉瑶见形势不妙,心里也暗骂将这沉不出气的老太婆。她轻轻拍了拍了慕老夫人的手,露出盈盈笑意:“老祖母,今儿是三哥哥荣锦归来的好日子,孙女知道你提六年前的事是希望三哥哥能越发优秀,但是三哥哥现在可是为咱们慕家争光了,就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

语落,她松开慕老夫人的手,撩起裙子碎步踏至慕流苏身边,抬手拽住了慕流苏的衣袖,露出小女儿特有的单纯笑意:“三哥哥,老祖母也是为你好,你可别放在心上,老祖母和母亲特意为你设了接风宴,得知哥哥出宫早早就来等你了,别看老祖母刀子嘴豆腐心,可是和母亲一起在门前整整等了三哥哥一柱香的时辰呢。”

宋氏也极是时候的开口:“婉瑶,你三哥哥如今是御赐的英武将军,我和你祖母等等也无妨的。”

不得不说慕婉瑶确实聪慧,她一语将老夫人的惦记旧事扭曲成了望子成龙的期盼,又和宋氏一唱一合,暗自埋怨慕流苏来的慢,不过得了个将军头衔,竟然让作为长辈的慕老夫人和宋氏等了这么久。

青花心思通透,自然听出了其中门道。当下便道:“四小姐怎的这么冤枉我家公子,下朝的时间大家心知肚明,算着时辰到现在也不过半柱香左右,怎么你就说过了一柱香呢。你竟然还拿公子的母亲说笑,夫人去世已经十多年了,如何还能陪老夫人在此等候。”

慕流苏自然极为满意青花这番说辞,视线落在慕婉瑶拽着自己袖子的手上,猛一拂袖,神色冷冷道:“四妹妹若是再拿我逝去的母亲说事,我便权当没你这个妹妹,也由不得有人拿母亲的由头说笑。”

此话一出,宋氏和慕婉瑶的脸色齐齐一白,慕流苏主仆一人一句便扭转了局势,指出慕婉瑶夸大时间是小,关键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了宋氏。慕婉瑶口中的母亲自然是宋氏,但是到了慕流苏主仆口中,自然就成了死去多年的柳氏。

宋氏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人以死去多年的柳氏侮辱,偏偏这个侮辱还无可反驳,按照大楚的规矩,只有第一任正室才能被小辈称为母亲,宋氏只不过是一个后来扶正的小妾,确实担不得慕流苏叫她一句母亲。

但是这么多年来慕老夫人把持大局,宋氏作为慕老夫人娘家的人,在府中可谓权势极大,众多庶子庶女为了讨好她都是一口一口母亲的唤,如今被慕流苏当着众多外人的面当场打脸,宋氏一贯雷打不动的脸面终于破裂,心底更是恨毒了慕流苏。

慕婉瑶也没料到慕流苏身旁的青花这么直白的怼了自己,无论是时间,还是母亲一事,她竟然没有一句话可以反驳回去。她顿时也气红了脸,一张美目及时涌上了朦胧雾气,瘪着樱桃小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是婉瑶心疼老祖母和娘亲在此吹了冷风,这才说错了时间,婉瑶不是故意的,还请三哥哥原谅婉瑶。”

她这一般哭诉,将宋氏的尴尬勉强遮挡了,众人看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梨花带雨的模样,倒也不好再指责什么。

慕流苏看着美人哭诉,正欲说什么,就在这时,将军府门却传来一声极为响亮尖锐的丫鬟声:“二小姐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