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又见寒烟翠

更新时间:2020-08-01 06:55:00

又见寒烟翠 连载中

又见寒烟翠

来源:落初 作者:小香女 分类:言情 主角:老夫郭先生 人气:

新书《又见寒烟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小香女,主角老夫郭先生,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清末民初时期,天下局势不定,四处兵荒马乱,而独有一处秀美风光所环绕的傅家绣莊却能觅得短暂而珍贵的宁静。当地绣商大户傅柏文因哮喘发作抱着遗憾将要撒手人寰,在弥留之际向母亲秦美娟坦言了心中秘密。傅柏文去世后有傅夫人(秦艾琳)执掌整个家族和产业。傅夫人有一对儿女,傅功名和傅姗姗。年仅8岁的傅功名自幼体弱多病。又因一场大雨着了风寒命在旦夕,情况危急之中,傅夫人听从风水先生之谣言,欲给儿子婚配冲喜。恰逢六岁的白寒烟在市集贱卖绣品给母亲白雨秋筹钱就医。在众人的劝说之下,白寒烟嫁进傅家。从此,白寒烟一生的爱很情仇便由此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清晨。阿梅帮着老夫人梳洗完毕之后,将阿福早已送来的早膳端至老夫人面前,老夫人拿起筷子迟疑了一下,突然又放了下来,阿梅不解的望着老夫人。

“老夫人,是不是这早膳不尽您意?”

老夫人扫了一眼面前的菜肴和点心,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一人哪能吃下这么多,阿梅呀,你去东苑看看寒烟和姗姗起来了没有?叫他们过来陪我一起用早饭。”

阿梅应声正准备出去,这时,老夫人又叫住阿梅说道:“阿梅,你等等。”老夫人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我和你一起过去。”

东苑。黎明时分,寒烟已经被阿兰叫了起来,寒烟跟随阿兰将被褥抱回姗姗的房间。而后,又随阿兰一起立在姗姗的床前等候着姗姗起来。过了一会儿,姗姗睁开眼睛,刚好看到寒烟张口打着哈欠,坐起来指着寒烟说道:

“你,过来。”

寒烟近前一步,姗姗接着问道:“杜寒烟,你是没有睡醒吗?难道冬雪没有告诉你,我醒了之后在我面前不许打哈欠吗?”

寒烟一怔。没有谁告诉她傅家还有此种规矩,慌忙双手捂住嘴巴,眼睛望着阿兰。阿兰替寒烟解释道:“姗姗小姐,看来是冬雪忘记告诉寒烟了。”

寒烟惟恐因此会给冬雪姐姐带来麻烦,赶紧辩解道:“不,冬雪姐姐告诉我了。”

寒烟说着,脑海里迅速回忆着夜晚冬雪讲给她的傅家规矩。根本没有想到这是姗姗临时起意故意刁难她的心机。寒烟想了一会儿,只好对姗姗说道:“姗姗,对不起,是我一时忘记了。”

“一时忘记?”姗姗说道:“寒烟,你是真的一时忘记了还是冬雪原本就没有告诉给你?”

见姗姗紧追着话题不放,寒烟连连摆着双手。姗姗朝阿兰看了一眼。阿兰仿佛明了姗姗的心思,伸手朝着寒烟的手臂上狠狠的拧了一把,然后叮嘱道:“以后记住了,这次是姗姗小姐心软,下次如果再犯规矩,可就不只受疼这么一次了”。

寒烟噙着眼泪朝阿兰点点头。阿兰又接着吩咐道:

“姗姗小姐现在要起床了,你去柴房打些水来。”

寒烟拿起水盆刚走出门口,姗姗便捂着嘴笑了起来。

姗姗起床之后,阿兰刚把床铺整理妥当,老夫人有阿梅陪着走了进来。姗姗欢快的上前双手楼住老夫人的脖子,在老夫人脸上亲了一口,笑盈盈地叫了一声:“奶奶”。

寒烟愣愣的站在一旁,看着姗姗跟老夫人亲密,脸上不由生出羡慕之色。老夫人瞅着寒烟一副傻呆的模样,拨开姗姗的手,笑着问道:“寒烟,怎么了?看到奶奶为何不语啊?”

寒烟正暗自踌躇,见老夫人问她,回过神来慌忙回应道:

“老夫人——”

“哎,寒烟”,老夫人说道:“奶奶已经告诉过你,不要称我老夫人,你和姗姗一样,都是奶奶疼爱的孙女。”

寒烟想起阿兰刚刚对她讲的一百多条规矩,担心自己不小心逾越,依然不敢上前。老夫人握住寒烟的双手,贴心的问道:“寒烟,昨晚在这里和姗姗一起睡得可好?”

姗姗害怕寒烟将实情告诉奶奶,神色不安地望着寒烟。寒烟轻咬了一下嘴唇,手指着整洁的床铺说道:

“奶奶,你看。”

老夫人朝床铺上扫了一眼,见寒烟和姗姗的被褥整齐的放在一起脸上露出微笑,牵着姗姗和寒烟的手离开了东苑。

寒烟与大家一起在正堂陪老夫人用过早饭之后,又跟着姗姗回到东苑玩耍。姗姗让阿兰找来绳子让寒烟与她跳绳,寒烟担心玩绳子绊倒,犹豫了一下对姗姗说道:

“姗姗,我们还是不要玩跳绳了,万一跌倒摔伤了怎么办?”

姗姗眼睛盯着寒烟,想了一会儿,又转向四周张望着。突然看到池塘里盛开的朵朵莲花,计上心来。“好啊,寒烟,你说不玩就不玩,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嗯。”寒烟点点头,“何事?”

姗姗指着池塘里一朵含苞欲放的荷花,“你下去把那朵荷花给我摘过来。”

寒烟望着水面上的莲花,听着池塘里的蛙叫,心中不免有点害怕。姗姗似乎看出了寒烟心里的胆怯,又对寒烟说道:

“寒烟,你若不敢下去,就让阿兰拧你手臂两下作为惩罚。”

姗姗说完之后,窃笑着等待寒烟选择。寒烟挽起衣袖看着自己清早被阿兰拧伤的手臂,禁不住一阵寒颤,只好祈求阿兰。

“阿兰姐姐,你帮寒烟好不好?”

阿兰也没有料到姗姗会如此刁难寒烟,心中正在思虑着要不要阻拦。见寒烟求助于她,望着池塘里的水面,也觉着困难。寒烟见阿兰望着池塘不语,再次祈求道:

“阿兰姐姐,你帮寒烟好不好?”

阿兰出身贫苦农家,十二岁起被送进傅家做了夫人房里的佣人。受尽了夫人秦艾琳的欺凌与呵斥。年初姗姗年满六岁之时,老夫人为了培养姗姗的独立意识,吩咐夫人与姗姗分房,阿兰主动跟了姗姗。原以为姗姗年幼纯真,心地善良,没想到姗姗年纪虽小,动起心眼来却不输母亲秦艾琳。阿兰为了保全自己,有时候往往也会身不由己。如今看着眼前的寒烟一副可怜模样,内心难免有些不忍。

阿兰去柴房找来一支长杆交于寒烟,并帮着寒烟用长杆将姗姗指定花朵的枝干折断。姗姗见阿兰将她搁置到旁边,内心的不满一下子涌了出来,趁阿兰不备,用力将寒烟推入池塘。阿兰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境况,见寒烟突然落入水中,惊慌失措中不知道如何施救才好。

寒烟在水中四肢不停的挣扎着力气越来越弱,阿兰这才意识过来大声呼喊着救命并让寒烟用力抓住长杆,姗姗起始只想发泄一下自己的妒忌,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到寒烟在池塘里挣扎着离池塘岸边越来越远,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哭喊着跑回了内院。阿海从内院经过,询问缘由得知寒烟掉入了池塘,顾不上向老夫人禀告赶忙跑过去将寒烟从池塘里救了出来。

寒烟刚刚苏醒,秦艾琳朝着老夫人的正堂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见到冬雪不由分说上前就是两记耳光,冬雪两眼含泪手捂着被打的脸庞,莫名其妙的望着秦艾琳。

“夫人,不是我。”冬雪为自己分辨道。

冬雪话音未落,秦艾琳抬手又给了她一记耳光,瞪大着眼睛狠狠的说道:“你们这些下人,统统都要挨打。”一边说着,一边朝人群周围张望着,阿兰早已跪在一边吓的瑟瑟发抖,看到秦艾琳满脸的怒火,哭着对秦艾琳说道:

“夫人,不是冬雪,是我。”

秦艾琳抬手又打了阿兰几记耳光,老夫人见状,朝秦艾琳吼了一声:“好了,艾琳,先照管寒烟,稍后再仔细询问。”

秦艾琳说道:“娘,冬雪和阿兰没有看好寒烟,应该严厉惩罚。这次落水的是寒烟,那下次呢,下次会不会是姗姗呢,如果不给这些下人们一些教训,他们岂不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哪有这么严重。”老夫人说完,忽然想起来一直没有看到姗姗,着急的问道:“艾琳,姗姗呢。”

“姗姗,在我房里,跟阿朱在一起。”秦艾琳说道。

老夫人这才舒了一口气,吩咐秦艾琳,“艾琳,寒烟已经醒了过来,你快回东苑去吧,别让功名和姗姗有什么闪失。”

“娘,”秦艾琳说道:“我哪里会放得下心呢,寒烟是我的儿媳妇,同姗姗一样让我心疼,幸好寒烟醒了过来没有大碍,如果有个什么好歹这让咱们傅家如何跟寒烟她娘交代,岂不是让这帮下人们败坏了我们傅家的名声?”

秦艾琳说的句句在理,老夫人赞同的点了点头。“嗯,艾琳,你说的不错,这件事是得好好盘查冬雪和阿兰,也好给他们一个警戒。”

寒烟醒过来之后,虽然受到惊吓,但老夫人跟夫人的对话还是听的明明白白。慌忙从床上起来跪在地上,望着老夫人和秦艾琳说道:

“老夫人,夫人,你们不要责怪冬雪和阿兰,是寒烟不懂事闯了大祸。寒烟看池塘里面的莲花开的好看,非要摘来玩耍,阿兰不敢阻挡寒烟,所以——”

“傻孩子,”老夫人将寒烟扶起来说道:“想要莲花就要阿兰他们下去摘呀,为何非得自己下水呢?以后记住,你是傅家的孙小姐,你想要什么,没有人敢阻拦你。”

“就是,就是,”秦艾琳闻言,也跟着老夫人随声附和道:“寒烟,记住老夫人的话了吗?以后可不要这样了,你把娘都要吓坏了,你知不知道,万一,这功名还在东苑里躺着,一旦想见你又见不到你,你让娘如何是好?”

“娘,”寒烟听着秦艾琳的言辞,心中甚觉温暖,哽咽着说道:“娘,是寒烟不好,是寒烟让娘和奶奶受到惊吓了,您就惩罚寒烟吧。”

秦艾琳明知寒烟落水是姗姗所为,但见寒烟虽小却如此懂事,看着眼前也才六岁多的孩子,也禁不住心头一热,将寒烟搂在了怀里。

“寒烟,你着实吓坏娘了,你还这么小,你让娘如何惩罚你。知道这件事自己做错了便好。”

说着,秦艾琳的眼睛禁不住红了起来。这时,阿福从膳房端着煮好的姜汤过来,老夫人亲自伺候寒烟喝下,又吩咐阿兰与阿海各自喝了一碗。

寒烟落水事件过去之后,秦艾琳因此对待寒烟似乎比先前亲近了一些,老夫人本来对寒烟就较为疼爱,自此之后,疼爱之心比先前更加强烈,秦艾琳看在眼里,固然觉之过分,但对于老夫人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姗姗的脾气与刁蛮性情虽然比先前收敛了一些,没有事事都跟寒烟过不去,但对寒烟与她在傅家的争宠却一直都心怀着不满,日积月累,这种不满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嫉恨的种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