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朱门悍女重生记

更新时间:2020-08-05 06:17:33

朱门悍女重生记 连载中

朱门悍女重生记

来源:落初 作者:草长莺飞 分类:言情 主角:沈达子兵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草长莺飞原创的言情小说《朱门悍女重生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沈达子兵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沈家大宅里强敌环视,祖母、继母、姨娘、婶娘、庶妹各自心肠,却又无一例外的惦记着,沈福宝生母留给她的嫁妆。上一世沈福宝懵懂无知,被害惨死,重活一世沈福宝当起了小霸王,带着弟弟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里,活的风生水起。老谋深算的皇帝闲时也要叹一句:这个儿媳妇选的好啊,上得了厅堂、筹得了军粮,还管得住朕那个无法无天的七霸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福佑一路赖在了牛背上,到了不得不分别时,还不忘拉着沈福宝炫耀,他指着大黄牛道:“姐姐,这是小哥哥家的阿黄,他让我骑。”

沈福宝便与少年打了招呼,问福佑道:“这小哥哥看着可厉害,是你新交的朋友?”

福佑笑眯了眼点着小脑袋道:“嗯嗯,是我朋友。”

告别时沈福宝拉着福佑向少年道了谢,又让菡萏拿了装糕点的篮子递给他道:“真是谢谢你了,你家阿黄也受累了,这些糕点是自己家做的,你拿去尝尝。”

沈福宝一身素衣,明月般的立在那里,笑盈盈的和他说话,和少年认知里的富家小姐完全不一样,一时有些不好意思扭捏了一下没有接,沈福宝道:“你若是不喜欢吃,就带回去给弟弟妹妹尝尝,小孩子都喜欢的,下次我们再来的时候,再带着福佑找你玩儿。”少年这才接了。

刚过了Chun耕时节,田里的青苗迎风招展远远看去绿油油一片,绿水庄占了两座山百亩田,到了庄子上,沈福宝让菡萏带着福佑去看鹅,自己则见了庄子上的管事,又去田间转了转就回了。

沈府大房正院大夫人小陈氏听了冯妈***回禀,冷哼一声道:“我出身虽是不高,可也是清清白白的人家,也是他们沈家八抬大轿抬进来的,如今我是大夫人,是她母亲,她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

冯妈妈道:“也是奴才办事不利。”

小陈氏道:“与你不相干,她这是给我脸色瞧呢,嫌我管的宽了。”

冯妈妈道:“许是三姑娘觉得奴才拿大了,到底奴才只是个奴才。”

小陈氏道:“你是我的身边人,就是其他房的几个夫人要给你几分脸面的,她一个小丫头就这么猖狂。”

冯妈妈道:“夫人也不必生气,来日方长,再者说了便是夫人管不住,还有大老爷呢,夫人该让大老爷知道夫人的难处。”

小陈氏喝了口参茶,用帕子沾了沾唇角道:“你说的极是。”

沈福宝这几年与父亲之间不如以前亲昵了,她和夫人又不亲近,往正院去的少,用膳也是带着弟弟在自己的院子里。

今儿个折腾了一下午,都已经饿了,沈福宝自己边吃着饭,边看着丫鬟喂了福佑小半碗米饭又一小碗蛋羹,便与丫鬟说:“行了别喂了。”

福佑咽了嘴里的饭道:“我还要再吃一点。”

沈福宝道:“不能再吃了,你去玩一会儿,再吃个苹果。”

福佑有些不愿意道:“不要,不吃苹果。”

沈福宝道:“那就吃几个草莓,饭不能吃多了。”

正这时候小陈氏身边的大丫鬟金翠儿来了,说是大老爷让抱少爷过去。

福佑走了,沈福宝接着吃饭,在身边服侍的菡萏道:“姑娘,要奴婢说您吃过了饭也去给老爷夫人问个安吧!”

沈福宝戳了戳碗里的饭道:“又没叫我,不去!”

福佑到了正院儿,给沈德政和小陈氏请过了安,小陈氏便将他抱在了怀里,拿着帕子给他擦了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柔声道:“可吃过饭了?”

福佑老实的答道:“吃过了。”

小陈氏道:“今儿个下午,厨房送了碟金丝卷,便想着叫了你来吃,可小丫头却没寻着,你这是去哪玩了?”

提起这个福佑就高兴了,他挣开小陈氏的怀抱跑到地上,比手画脚的给他们讲了下午的经历。讲到骑牛那一段,一只小手高高的举国头顶,小脸儿红扑扑的道:“那牛好大呀!一条腿就好高呀!姐姐说那是人家的牛,要我自己去问,那小哥哥让我骑了。”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沈德政道:“爹爹,我们是好朋友。”

沈德政点头“嗯”了一声,对他招手道:“过来。”

福佑跑过来抱着他的腿,沈德政就一弯腰将他抱了起来道:“还干了什么?”

福佑胳膊抱着他爹的脖子欢快的道:“还看了大白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说完忽然想起来了,又道:“姐姐给我带回来了两只鹅宝宝。”说着就要拉着他去看。

沈德政揉了揉他的头道:“爹爹改天再看吧!你将这金丝卷拿去,给你姐姐也吃几块吧。”

福佑虽有些遗憾,还是听话的让丫鬟抱着自己走了。

福佑走后小陈氏抚着胸口叹了口气道:“这小孩子不懂事,胆子恁的大,这才多大一点,就干自己去拦牛,这要是……切身想想就后怕。”

沈德政道:“无事,丫鬟婆子都看着呢!福宝也不是个没有数的。”

小陈氏道:“可是呢!切身也是跟着瞎Cao心。”

沈德政道:“你是他们母亲怎么是瞎Cao心?”

小陈氏温婉的笑笑:“妾身第一次当母亲,许多事情不懂,还要冯妈妈提醒,才想起给姑娘请了女红师傅,妾身做的不好老爷不要怪罪。”

沈德政神情柔和了一些道:“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年纪轻轻的,我知也是难为你了。”

小陈氏红了脸:“老爷这般说妾身这是无地自容了,往后妾身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老爷担待一些。”

沈德政笑笑:“你我夫妻,这是自然。”

小陈氏拿帕子掩了掩嘴角,轻声细语的道:“妾身现在就有一桩事儿,拿不准注意。”

沈德政:“何事?”

小陈氏道:“三姑娘Xing子活泛些,常常出府去玩儿,妾身想着,三姑娘今年有十岁了,再过两年也好说亲了,小时无妨,往后再如此怕是要惹人闲话,老爷是不是劝一劝五姑娘收收Xing子。”小陈氏抬眼见沈德政皱着眉头,又道“毕竟人言可畏,妾身也是害怕耽误了姑娘的亲事。就如今日与那骑牛的少年临别时,还亲自赠给那少年一篮子糕点,这若是传了出去……”

“你说的是,是我疏忽了,福宝年纪还小,这些事情都要你来Cao心,等女红师傅到了,就让她呆在家里和师傅安心的学。”

两人正说着话呢,就有丫鬟进来通报,说是有人来拜访老爷,沈德政便又去了前院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