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落地梨花月又西

更新时间:2020-10-18 03:25:25

落地梨花月又西 已完结

落地梨花月又西

来源:落初 作者:岁月常歌 分类:言情 主角:梁梁宁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落地梨花月又西》是岁月常歌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梁梁宁秋,书中主要讲述了:她问他:你可曾听过心碎的声音?他告诉她:“你可知我为你已经心碎过千百回。”你爱不爱我我不在乎,我爱你就足够了。你我彼此折磨彼此痛苦,你的生死只能与我一起,容不下他人半分半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母亲,明日父亲入宫面圣,快则明晚,迟则两三日就会有父亲的调令,此次父亲回京述职,舅父绝不肯放他出京任职,一定会留在他的身边为他所用。”母亲脸上带着笑意,眼中却是担忧,“我知道母亲担心什么,父亲是聪明人,当年陛下册立惠妃之后父亲自请调出京中任职就是为了保梁氏与柳氏两族不被陛下疑心。如今陛下相较于舅父更加倚重永宁王,虽说陛下是为了制衡舅父以防梁氏一族带领众士族子弟霸占朝堂。但若说之前太子未册立之时陛下是两不相帮坐山观虎斗,但如今太子已经册立了,陛下只有太子这么一个儿子,前朝后宫梁氏都占尽了风头,陛下不想偏心也必须得偏心了。”我喝了口茶,看着母亲,“您放心,舅父给父亲争取的职位,在我看来不会高位,但是一定是要职,最起码是舅父不希望永宁王的人所占据的位置。”

母亲轻轻转动着手中的念珠看着我,眼中蒙上淡淡的担忧,“令婉,你身为家中长女又要入宫参加太子妃的甄选,若是你在宫中如此锋芒毕露,定会遭那奸佞小人的嫉恨。”母亲的手轻轻附在我的手背上轻轻地拍着,“母亲放心,女儿此次甄选还不一定能得皇室青眼,若是选上了,我自会有我的计较,但我心中更是期望我能落选,还可多陪在父亲母亲身边几年。”母亲拍了拍我的手,“若真能如你所愿,那也是甚好啊。”

母亲舟车劳顿有些疲乏,我服侍她更衣小憩示意母亲的贴身姑姑到外面一叙。“吴姑姑这一路上您照顾父亲母亲辛苦了,但是婉儿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吴姑姑。”陈欢抬头看着吴姑姑面上含笑但眼中泛着冷芒。“姑娘有话就问吧,奴婢一定实话实说。”我用帕子揉了揉额角笑道:“我父亲这次回京述职之前可曾收到过京中去信或者有人传话?”吴姑姑听我这么问眼神飘动,“您也知道梁氏一族在朝中的地位和势力不容小觑,母亲与惠妃娘娘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我柳氏先祖也是开国功臣大族,到我祖父已经是世袭罔替的弋阳侯,我父亲如今继承了弋阳侯的爵位,虽外放为官但祖辈荫封还是在的。父亲回京一定会成为朝中势力争相争取的对象,我想着,父亲回京述职这件事若是有人提前知道一定会去闵州争取父亲的支持。”吴姑姑听我这话脸上有了阵阵的冷汗,眼神也更加飘忽不定,让我心中更加确信父亲回京之前一定有人去闵州传过话。

“我的好姑娘,这些事情你就不要问了,老爷也交代过这些事情不能和您多说。”我听了这话心头涌上一阵烦躁一把握住吴姑姑的手腕暗自用力,“姑姑,有些话,您还是告诉我为好。”吴姑姑手腕一痛顺着我的手腕的力道跪在了地上,“姑娘姑娘,奴婢说,奴婢都说。”我轻轻一笑,松开了吴姑姑的手腕。“您说吧。我听着。”

“侯爷回京之前,宫中惠妃娘娘和太子殿下派人送了一些东西道府上,给老爷送了一封信,但是具体内容奴婢并不知晓。后来眼看着要回京了京中永宁王府的长史送了一些礼物和书信。朝中的有些侯爷的旧识也送了一些东西来,其他的奴婢就不知道了。”我点点头心中了然,看来各方势力已经在得知父亲回京述职这件事后开始蠢蠢欲动了,父亲这些年虽说远离了朝中政治旋涡但如今回来了,就算是想要置身事外估计也是不能了。我扶额长叹一口气,心中血气翻涌挥了挥手,“吴姑姑回去好生休息吧。令婉先回房休息了。”吴姑姑向我俯身行礼目送我离去。

“小姐今天累了一天了,司空大人派人传了话,说是晚上在花厅举行家宴。”我刚回了房正方就派人过来告知我晚上在花厅举行家宴为我父亲母亲接风洗尘。“蓝鹊,你让她们都出去吧,我有些累了,想着休息一会儿。”我换了平日常穿的青色常服正梳着头发听见窗外有几声布谷鸟的叫声知道是宁秋来了,“宁秋哥哥,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我开门示意他进屋再说,他却有些犹豫不决,“怎么了?可是舅父那边有什么事情么?”宁秋看着我欲语还休,我看他的鬓角有些凌乱伸出手轻轻地抿到他的耳后,“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你就和我说好么?我们……还是兄妹不是么?”他听了‘兄妹’二字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把我揽在怀里紧紧地搂在胸口似是想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揉进了他的骨血。

“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是舅父还是我父亲说了什么?”我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放在他颤抖冰凉的手里,“今日我们在书房说话时,说到了你将要入宫甄选的事情,我本以为姑父疼你断然不肯让你入宫参选,会和父亲商量着让你躲过这次甄选。但是没想到姑父同意了,他竟然同意了你入宫。”宁秋放下茶盏紧紧地抱着我让我有些喘不上气,我心中难过但却不肯再掉泪,只是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脊安抚着他的情绪。“宁秋哥哥,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与不想就能做的,你和我根本没有办法去反抗父亲和舅父。太子殿下也是你我的兄长,也是未来的天子,我若是入宫,对你我的家族都是百利无害。”我明明在安慰他但眼泪仍旧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宁秋哥哥,答应我,待我入宫后便把我忘了吧,听舅父的话娶一个爱你敬你的人,忘了我。”我像是受了刺激一般把他狠狠的推开,拽着他推出了房门,“你走吧,这几日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入宫之前还是少见面为妙。”我隔着门对他喊着,他并没有敲门,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站在门外许久后踉跄着离开。

晚上家宴我以身体不适留在房里,听闻宁秋那边也是如此回话,好在只是家宴舅父他们并未说些什么,或者他们也明白,我和宁秋现在的心情也不忍心过分的苛责。“小姐,咱们不去真的好么,毕竟今日是司空大人为侯爷和夫人的接风宴。”我刚刚从后院练剑回房洗了手,“那又怎么样呢?他们自有他们的计较,我们都是他们官路上的垫脚石罢了。自打我知道了舅父让我入宫参加甄选,我刚开始的确是心中难过,你也知道我与宁秋哥哥之间……罢了,但我身为柳家的长女,我必须承担起我对家族的责任。”这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我在心里狠狠地唾弃自己,我无力反抗,如今柳令婉拥有的一切都是家族所给予的,而家族需要我为他们带来荣耀,带来一切他们所需要的一切。我也曾埋怨过宁秋的薄情寡义,不敢争取,也曾想过若是他用命相搏舅父一定会想办法让我躲过甄选,可是,我有什么资格埋怨,我自己不敢做的事情却要期望宁求去做,他身上背负的比我要多比我要沉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我该送给自己。

我让蓝鹊送了热水沐浴,把自己泡在热水里放松着心神因着这些时日心中琐事烦闷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被阵阵寒意所笼罩不自觉的睁开了双眼,桶里的水已经凉透从桶里出来在屏风后换上干净的衣服擦拭着潮湿的头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看着右手薄薄的茧子想起了以前和宁秋哥哥在一起度过的习文练武的日子,有些东西错了就是错了,一旦错过就再也回不去。但我也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性格,有些事情既然已成了定数那我只能向前走,回头也是毫无意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