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战歌女巫

更新时间:2020-10-18 03:28:27

重生之战歌女巫 已完结

重生之战歌女巫

来源:落初 作者:酱油瓶子不会飞 分类:言情 主角:萨恩曼谦 人气:

主角是萨恩曼谦的小说《重生之战歌女巫》此文是酱油瓶子不会飞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出门左转突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异世界,弥茵魂穿成了女巫,这虽好但是……三秒钟被某深渊女巫戳穿身份囧么混?  一晃原来她还不是第一个魂穿到这个世界的,关键是,这个异世好像有点奇怪?九个位面相互连成一团,在无尽覆灭的虚空中点起最后一点生命之火,生活在这里的他们是最后的火种。  啥……位面快跪了?不能跳出去就只能跟着九环位面一起跪?  而且关键是——都快跪了女巫们居然还在和神打架到底是怎么了……要不要这么高能!  经历了二百多年的战争成为了战歌女巫,在打歪了光明神的鼻子后觉醒了奇怪的属性,至此完全化为了战争主义狂热分子的弥茵在其后的七百年致力于开辟新的战场,完成“远征大业”,我们的故事,就从弥茵900岁的战争疲劳期开始……  本文不白,总体文风为不大严肃的正剧,慎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世界是由九个位面组成,其中一个位面被称为朝明位面,主要居住种族:人类。

朝明位面目前最大的帝国是西瓦罗萨,在某些已经不可考究的文献里,这个帝国的疆域似乎曾经涵盖过整个朝明位面,以至于曾以“西瓦索萨”来代指人类整个种族……嗯,这种事情现在连西瓦罗萨的贵族都不信,是真是假?谁知道呢。

这个帝国东北两面临海,跨越这个名为妖歌海域的人类禁区之后是戈比塞冰原,那是戈比塞雪人的领地。

南边是布鲁联邦,大大小小共计九个国家组成的联合政权,再往南是黑海,漆黑的海洋上常年肆虐着致命的能量风暴,就算是巨龙也难以通行,一个生命禁区。

西边接壤的则是伟安达索亚帝国和丹岱瑞利帝国,过了两个帝国,又是一个生命禁区,一个寸草不生的罪恶沼泽。

以人类目前粗浅的研究,似乎是泛滥一般的神力肆虐导致的,原本美好祥和的家园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听说很多年前完全不是这样的,光明教会的记载中,人类受到光明之神的恩宠,光明之火在教会神像手中熊熊燃烧,初代西瓦索萨是神之子,拥有光明的神力,因此所有的西瓦索萨人都以“光之子”自称,并全员拥有惊人的光明魔法亲和Xing。

而现在,虽然西瓦索萨人依旧被称为“光之子”,然而教堂的光明之火却已经熄灭,人类似乎经历了巨大的灾厄,科技与文明出现巨大的断层,甚至有挖掘古人遗迹得到的、某些明明是自己制造出来的,如今却连复制都很困难,被称为“圣遗物”的物品。

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神明为了正义而与邪恶的女巫交战,卑鄙的女巫蒙惑人类刺伤了光明之神,神明的鲜血洒满了整个大陆,但邪恶的女巫最终死去了,她的鲜血染黑了海洋,形成了南边的黑海,她邪恶的魔力侵入土壤,形成了西边的罪恶沼泽,她的灵魂被神明封入她的爪牙——女妖的喉咙,至此永远女妖永远只能哀嚎。

……嘛,反正这就是光明教会圣经上科普的东西,看官们捡着信就好了。

今年西瓦索萨的北部依旧不太平。

女妖是一种有着女Xing形象的类人型生物,智商最高的维卡利亚女妖也只有大概相当于人类十二岁的智力。这是一种声音像是哀嚎,能够蒙惑人类,喜以人类男Xing为食的魔兽,在人类的艺术作品中常常以女巫使魔的反派角色身份出现,对于人类来说是一种邪恶的代名词。

而西瓦罗萨,北部紧接鹰身女妖山谷,东部则紧接维卡利亚女妖海湾,每年这两面都战争不断,双方之间互有死伤。

但是今年冬天似乎更为严重些。

某些战线已经完全化为了绞肉场。

女妖们能够奴使各种魔兽当炮灰,今年也不例外。

某处山谷里,人类圣骑士指挥官骑着圣痕马,疲惫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剑,狠狠将一头魔兽的头颅劈开,热热腾腾的脑浆混杂着血水淋了他一身,而这名指挥官并不在意,因为他早就全身都是这种东西了。

“念!援军呢!”他大声呼喝自己的副官。

一旁的副官同样狼狈,他刚才从一只羽鹰上取下了信笺,但由于有些激动,刚才若不是自己的长官,他可能就死了。

他坐在马上,指尖有些颤抖的展开了小小的羊皮纸,这张纸条承载着这个小队仅剩的五百人最后的希望,他颤抖的念着,“各方战线吃紧,现命各方人员迅速撤退至木槿城。”

这名指挥官愣住了,一时之间战场他也顾不得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我们退了,现在还在路上的平民怎么办。”

他并不是想要问谁,而只是在说,在对自己说,在问自己的心。

“我们得撤了,长官。”副官抬剑,剑尖上延伸的圣光准确的刺入不远处的一头魔兽的颈部,帮助身边的一名同袍脱困——这名同袍的剑被魔兽的犬齿卡住了。

副官很累了,他微微喘息道,“就算我们全数战死在这里,最多也只能拖一天,但是那些平民想要到达最近的城市,需要至少两天半……”他看着自己的长官脸部涨起的青筋继续道,“我们救不了他们。”

这名长官犹豫了数秒,直到一名同伴的哀嚎将他唤回现实——刚好,他闻声看到那名同伴被撕成两半,鲜血在空被魔兽掀起巨大的气浪震成了血雾。

那名同伴的爱马——这种颇通灵Xing的圣骑士标配战马立刻眼睛泛红,不要命的向那只大它数倍的魔兽发起冲锋……

然而奇迹没有发生。

“撤!”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撤!全员撤退!”

战场的骑士们仿佛停顿了一瞬间,但下一秒这些战士们服从了命令,他们拉住马缰转了个方向。至于那些负伤不能动弹的,圣痕马,这些忠实的人类伙伴将自己主人叼回马背上急切的追上队伍。

至此,原本2000人建制的圣骑士大队如今只剩下500残兵。

“这些魔兽是疯了么……”一名瘫倒在马背上的中年圣骑士一边施放圣骑士标准的圣光为自己治疗一边不解的喃喃自语。

魔兽攻击人类多半是为了领地、食物以及自保,所以如果不是特别凶残的种类,是不会与人类死磕到底的。魔兽之间也存在激烈的领地竞争,受伤就意味着弱势,意味着你的敌人能够闻着血腥味把你驱逐出自己的领地,因此,即使有鹰身女妖的召集,像是这个样子,成建制的红了眼睛和人类的正规军死磕到最后一刻,放在以前,那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然而,谎谬的事情就是如此发生了。

“难道是出现了更为强大的领主级魔兽?”

“不可能,这块地区是鹰身女妖的地盘,”指挥官,也就是圣骑士大队长摇了摇头,“它们不会容许自己的领主地位受到威胁,只要出现这样的苗头绝对会第一时间扼杀。”

魔兽在经历了1-7级的等级之后,就会成为领主级,领主级的魔兽能够号令大批比自己等级低的魔兽为自己效劳,自此有了成为一方的土财主的资本,占有欲强烈的鹰身女妖当然不会容许自己的爪牙被分走,因此,每当发现等级隐隐突破的7级魔兽时都会毫不犹豫的宰杀。

但,鹰身女妖应该还不至于这么蠢,这些有些智力的女妖知道,如果做得过分,那么不仅会受到人类的大军**,而且食物的获取也会变得困难——容易猎取的平民都会离开,并且很长时间不会回来,因此虽然每年都这么闹腾,女妖们也没有闹得太过分。

所以,西瓦索萨将北方流放做为惩罚的一种——是的,北方三CD是带罪的流民,另外七成是前面三成的后代,犯罪者到这个地方基本上就不可能回去了,只能待在这里做为女妖们的口粮,包括后代也是如此。

但毕竟这里也是人类最大帝国的领土,魔兽的肆虐那是小国才会只能听之任之的事情,所以就算是为了面子,这里事情也不能太乱,至少不能乱到平民沦落为难民的程度。

指挥官忧心忡忡,然而某一个瞬间,他偶然间回头,看到了大片大片的扭曲从远处蔓延开来,直到战场为止。

一时间这名指挥官根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然而也不用他或者在场的任何人明白,战场上所有的尸体和鲜血无论敌我都开始扭曲,然后这片诡异的扭曲带着的血肉回缩,同时数道红白的扭曲轨迹从更远处汇聚过来——那是别处战场的血肉。

这名大队长好不容易看清了那些到底是什么,就听见了身边传来干呕的声音,当下他的胃部也跟着一阵翻腾。

“死灵魔法!是邪恶的死灵魔法!”

不知是谁喊出声,立刻得到了在场所有人心下一致的认可。

但,如果真是死灵魔法就好了。

-------

人类目前所知的女巫与女巫本身其实完全相差甚远,在这个世界里,女巫的地位超然,她们是上个世代神明留下来的“领路人”,引领并造就了这一代神明。

长年以来她们一直密切关注各大位面,而朝明位面的异状,当然也在她们的监视之下。

女巫们擅长使用精神链接交流,她们出生于种族的核心——精神树海,它就像互联网一样将每一名女巫连接在一起,因而在精神的世界里搭建一个模拟会议室,并将所有的在线者邀请进来开会简直不要太简单。

在座的女巫们围成一圈,一共十九人,全部是高阶女巫,甚至还有三名等级最高的深渊女巫。弥茵也在其中一个位置上,只是眼神平直直视前方,似乎是在走神。

「可怜的家伙,」流音之女巫艾达倪一边在众姐妹的中央展现她收集到的现时影像一边道,「如果是死灵魔法的话,你们的运气就真是太好了。」

「这可真是奇怪,我们都知道九环位面已经衰老,大寿将至,所以为了防止万一——出现虚眠的**,神族应该布好了警戒线才是,」时之女巫博瑞黛忒沉吟道,「在这种关键时刻,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说罢之后她的目光看向了全程似乎都在走神的弥茵道,「战斗中的时候举行会议真是抱歉。」

「无所谓,」弥茵木讷的脸转过来,这似乎是为了节约运算量而禁止了表情功能,因此看上去就好比QQ聊天时从不添加表情和符号的高冷,「已经收尾了。」

「说起来小弥茵的进度很快嘛,九个前哨位面已经确立了八个,」博瑞黛忒语气间不乏夸奖,「这样一来基本的准备工作算是完成了。」

「是九个,」虚拟会议室里,弥茵的表情突然恢复了灵动,虽然还是有点面瘫,但是黑色眼瞳富有灵Xing,显然是那边的事情已经忙完了,有精神来照顾到这边了,「刚搞定了。」

「啊,那么正好,刚才你没听吧?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弥茵歪歪脑袋选择Xing忽略了时之女巫的某些话,有些困惑的道,「嗯?按照计划应该还没有下一处战场才是。」

「不,是关于新一次《位面普查报告》的事情,」博瑞黛忒道,「现在事态有些诡异,我们必须重新评估各大位面的现状,既然你接下的二三十年都没什么事情,就交给你吧。」

「等等……」反应过来的弥茵赶忙道,「就算考虑到五名中阶女巫不够保险,只要换成战争侧职阶的女巫就没问题了吧?接下来我需要扩充军备……」

「战歌女巫,」一直沉默的先知女巫耶米莉突然道,「暂停一下那边的战后统计,多分点运算量,看看九环位面吧。」

「你又看到了什么?」弥茵暂停了部分运算思考了一下,总算是大致理清楚发生了什么,「好吧,既然关于背道者,而且艾达倪居然什么疑点都没捕捉到……我明白了。」

博瑞黛忒一拍手,「那就这样决定了,还有,在你走神的时候,关于最近在姐妹里公开的事情,就是你调查到的关于上个世代神族的事情,还是不要向九环位面公开比较好。」

弥茵闻言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