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千年莫憂》主角莫憂唐伶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弹窗

《千年莫憂》主角莫憂唐伶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弹窗

时间:2020-01-09 08:05:16编辑:芝士酱 作者:邪女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邪女原创的言情小说《千年莫憂》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莫憂唐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明史》卷二百七十列傳第一百五十八——秦良玉傳 秦良玉,忠州人,嫁石砫宣撫使馬千乘。萬歷二十七年,千乘以三千人從 征播州,良玉別統精

千年莫憂

推荐指数:10分

《千年莫憂》 第3章 免费试读

《明史》卷二百七十列傳第一百五十八——秦良玉傳 秦良玉,忠州人,嫁石砫宣撫使馬千乘。萬歷二十七年,千乘以三千人從 征播州,良玉別統精卒五百裹糧自隨,與副將周國柱扼賊鄧坎。明年正月二日, 賊乘官軍宴,夜襲。良玉夫婦首擊敗之,追入賊境,連破金筑等七寨。已,偕酉 陽諸軍直取桑木關,大敗賊眾,為南川路戰功第一。賊平,良玉不言功。其后, 千乘為部民所訟,瘐死云陽獄,良玉代領其職。良玉為人饒膽智,善騎射,兼通 詞翰,儀度嫻雅。而馭下嚴峻,每行軍發令,戎伍肅然。所部號白桿兵,為遠近 所憚。 泰昌時,征其兵援遼。良玉遣兄邦屏、弟民屏先以數千人往。朝命賜良玉三 品服,授邦屏都司僉書,民屏守備。天啟元年,邦屏渡渾河戰死,民屏突圍出。 良玉自統精卒三千赴之,所過秋毫無犯。詔加二品服,即予封誥。子祥麟授指揮 使。良玉陳邦屏死狀,請優恤。因言:“臣自征播以來,所建之功,不滿讒妒口, 貝錦高張,忠誠孰表。”帝優詔報之。兵部尚書張鶴鳴言:“渾河血戰,首功數 千,實石砫、酉陽二土司功。邦屏既歿,良玉即遣使入都,制冬衣一千五百, 分給殘卒,而身督精兵三千抵榆關。上急公家難,下復私門仇,氣甚壯。宜錄邦 屏子,進民屏官。”乃贈邦屏都督僉事,錫世蔭,與陳策等合祠;民屏進都司僉 書。 部議再征兵二千。良玉與民屏馳還,抵家甫一日,而奢崇明黨樊龍反重慶, 赍金帛結援。良玉斬其使,即發兵率民屏及邦屏子翼明、拱明溯流西上,度渝城, 奄至重慶南坪關,扼賊歸路。伏兵襲兩河,焚其舟。分兵守忠州,馳檄夔州,令 急防翟塘上下。賊出戰,即敗歸。良玉上其狀,擢民屏參將,翼明、拱明守備。” 已而奢崇明圍成都急,巡撫朱燮元檄良玉討。時諸土司皆貪賊賂,逗遛不進。 獨良玉鼓行而西,收新都,長驅抵成都,賊遂解圍去。良玉乃還軍攻二郎關,民 屏先登,已,克佛圖關,復重慶。良玉初舉兵,即以疏聞。命封夫人,錫誥命, 至是復授都督僉事,充總兵官。命祥麟為宜慰使,民屏進副總兵,翼明、拱明進 參將。良玉益感奮,先后攻克紅崖墩、觀音寺、青山墩諸大巢,蜀賊底定。復以 援貴州功,數賚金幣。 三年六月,良玉上言:“臣率翼明、拱明提兵裹糧,累奏紅崖墩諸捷。乃行 間諸將,未睹賊面,攘臂夸張,及乎對壘,聞風先遁。敗于賊者,唯恐人之勝; 怯于賊者,唯恐人之強。如總兵李維新,渡河一戰,敗衄歸營,反閉門拒臣,不 容一見。以六尺軀須眉男子,忌一巾幗婦人,靜夜思之,亦當愧死。”帝優詔報 之,命文武大吏皆以禮待,不得疑忌。 是年,民屏從巡撫王三善抵陸廣,兵敗先遁。其冬,從戰大方,屢捷。明年 正月,退師。賊來襲,戰死。二子佐明、祚明得脫,皆重傷。良玉請恤,贈都督 同知,立祠賜祭,官二子。而是時翼明、拱明皆進官至副總兵。 崇禎三年,永平四城失守。良玉與翼明奉詔勤王,出家財濟餉。莊烈帝優詔 褒美,召見平臺,賜良玉彩幣羊酒,賦四詩旌其功。會四城復,乃命良玉歸,而 翼明駐近畿。明年筑大凌河城。翼明以萬人護筑,城成,命撤兵還鎮。七年,流 賊陷河南,加翼明總兵官,督軍赴討。明年,鄧玘死,以所部皆蜀人,命翼明將 之,連破賊于青崖河、吳家堰、袁家坪,扼賊走鄖西路。翼明性恇怯,部將連 敗,不以實聞,革都督銜,貶二秩辦賊。已,從盧象升逐賊谷城。賊走均州,翼 明敗之青石鋪。賊入山自保,翼明攻破之。連破賊界山、三道河、花園溝,擒黑 煞神、飛山虎。賊出沒鄖、襄間,撫治鄖陽苗胙土遣使招降,翼明贊其事,為賊 所紿,卒不絳。翼明、胙土皆被劾。已而賊犯襄陽,翼明連戰得利,屯兵廟灘, 以扼漢江之淺。而羅汝才、劉國能自深水以渡,遂大擾蘄、黃間。帝以鄖、襄屬 邑盡殘,罷胙土,切責翼明,尋亦被劾解官。而良玉自京師還,不復援剿,專辦 蜀賊。 七年二月,賊陷夔州,圍太平,良玉至乃走。十三年扼羅汝才于巫山。汝才 犯夔州,良玉師至乃去。已,邀之馬家寨,斬首六百,追敗之留馬埡,斬其魁東 山虎。復合他將大敗之譚家坪北山,又破之仙寺嶺。良玉奪汝才大纛,擒其渠副 塌天,賊勢漸衰。 當是時,督師楊嗣昌盡驅賊入川。川撫邵捷春提弱卒二萬守重慶,所倚惟良 玉及張令二軍。綿州知州陸遜之罷官歸,捷春使按營壘。見良玉軍整,心異之。 良玉為置酒。語遜之曰:“邵公不知兵。吾一婦人,受國恩,誼應死,獨恨與邵 公同死耳。”遜之問故,良玉曰:“邵公移我自近,去所駐重慶僅三四十里,而 遣張令守黃泥洼,殊失地利。賊據歸、巫萬山巔,俯瞰吾營。鐵騎建瓴下,張令 必破。令破及我,我敗尚能救重慶急乎?且督師以蜀為壑,無愚智知之。邵公不 以此時爭山奪險,令賊無敢即我,而坐以設防,此敗道也。”遜之深然之。已而 捷春移營大昌,監軍萬元吉亦進屯巫山,與相應援。其年十月,張獻忠連破官軍 于觀音巖、三黃嶺,遂從上馬渡過軍。良玉偕張令急扼之竹坪,挫其鋒。 會令為賊所殪,良玉趨救不克,轉斗復敗,所部三萬人略盡。乃單騎見捷春請曰: “事急矣,盡發吾溪峒卒,可得二萬。我自廩其半,半餼之官,猶足辦賊。”捷 春見嗣昌與己左,而倉無見糧,謝其計不用。良玉乃嘆息歸。時搖、黃十三家賊 橫蜀中。有秦纘勛者,良玉族人也,為賊耳目,被擒,殺獄卒遁去。良玉捕執以 獻,無脫者。 張獻忠盡陷楚地,將復入蜀。良玉圖全蜀形勢上之巡撫陳士奇,請益兵守十 三隘,士奇不能用。復上之巡按劉之勃,之勃許之,而無兵可發。十七年春,獻 忠遂長驅犯夔州。良玉馳援,眾寡不敵,潰。及全蜀盡陷,良玉慷慨語其眾曰: “吾兄弟二人皆死王事,吾以一孱婦蒙國恩二十年,今不幸至此,其敢以余年事 逆賊哉!”悉召所部約曰:“有從賊者,族無赦!”乃分兵守四境。賊遍招土司, 獨無敢至石砫者。后獻忠死,良玉竟以壽終。 翼明既罷,崇禎十六年冬,起四川總兵官。道梗,命不達。而拱明值普名聲 之亂,與賊斗死,贈恤如制。 龍在田,石屏州土官舍人也。天啟二年,云南賊安效良、張世臣等為亂。在 田與阿迷普名聲、武定吾必奎等征討,數有功,得為土守備。新平賊剽石屏,安 效良攻沾益,在田俱破走之。巡撫閔洪學上其功,擢坐營都司。 崇禎二年與必奎收復烏撒。八年,流賊犯鳳陽,詔征云南土兵。在田率所部 應詔,擊賊湖廣、河南,頻有功,擢副總兵。總理盧象升檄討襄陽賊,至則象升 已奉詔勤王,命屬熊文燦。十年三月擊擒大盜郭三海。十一年九月大破賀一龍、 李萬慶于雙溝,進都督同知。明年三月大破賊固始,斬首三千五百有奇。張獻忠 之叛也,文燦命在田駐谷城,遏賊東突。諸將多忌在田,讒言日興。及文燦被逮, 在田亦罷歸,還至貴州,擊平叛賊安隴壁。 十五年夏,中原盜益熾。在田上疏曰:“臣以石屏世弁,因流氛震陵,奮激 國難,捐貲募精卒九千五百,戰象四,戰馬二千,入楚、豫破賊。賊不敢窺江北 陵寢,滇兵有力焉。五載捷二十有八,忌口中阻,逼臣病歸。自臣罷,親藩辱, 名城屢陷。臣妄謂討寇必須南兵。蓋諸將所統多烏合,遇寇即逃,乏餉即噪。滇 兵萬里長驅,家人父子同志,非若他軍易潰也。且一歲中,秋冬氣涼,賊得馳騁。 春夏即入山避暑,養銳而出,故其氣益盛。夫平原戰既不勝,山蹊又莫敢攖,師 老財殫,蕩平何日。滇兵輕走遠跳,善搜山。臣愿整萬眾,力掃秦、楚、豫、皖 諸寇,不滅不止。望速給行糧,沿途接濟。臣誓捐軀報國,言而不效,甘伏斧 钅質。”帝壯之,下兵部議,寢不行。 逾二載,乙酉八月,吾必奎叛。黔國公沐天波檄在田及寧州土知州祿永命協 討,擊擒之。未幾,沙定洲作亂,據云南府,在田不敢擊。明年,定州攻在田不 下,移攻寧州,尋陷嶍峨,在田走大理。又明年,孫可望等至貴州,在田說令 攻定洲,定洲迄破滅。在田歸,卒于家。 贊曰:馬世龍等值邊陲多事,奮其勇略,著績戎行,或捐軀力戰,身膏原野, 可謂無忝爪牙之任矣。夫摧鋒陷敵,宿將猶難,而秦良玉一土舍婦人,提兵裹糧, 崎嶇轉斗,其急公赴義有足多者。彼仗鉞臨戎,縮朒觀望者,視此能無愧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