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宫伶传奇无弹窗在线阅读 侍卫玉钟全文试读免费试读章节目录

宫伶传奇无弹窗在线阅读 侍卫玉钟全文试读免费试读章节目录

时间:2020-03-28 06:41:34编辑:李成辉 作者:我是李木米 人气:

《宫伶传奇》由网络作家我是李木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侍卫玉钟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韩惠妃一心想要借此事儿,将刘皇后拉进浑水里面,但闻刘皇后反击,将此事又扯到争储之事上,且庄宗明显面有异色,急忙陪着笑脸对刘皇后道

宫伶传奇

推荐指数:10分

《宫伶传奇》 第四十八章 谋反之罪 免费试读

韩惠妃一心想要借此事儿,将刘皇后拉进浑水里面,但闻刘皇后反击,将此事又扯到争储之事上,且庄宗明显面有异色,急忙陪着笑脸对刘皇后道:“皇后娘娘恕罪,臣妾方才失言,请娘娘见谅。臣妾只是担心此事涉及到侯昭仪,累娘娘被陛下猜忌,所以才出此言。“

刘皇后并不理会韩惠妃,只是望着庄宗,眼中渐凝泪珠,犹如一株带雨梨花,看上去甚是委屈道:“臣妾对陛下的心天地可鉴,且臣妾是与陛下结发的妻子,自然是要与陛下生同衾、死同穴,怎会生逆反之心。“

梨花带雨的刘皇后,娇美动人,令庄宗不由心软,安抚道:“寡人知皇后的心意,从不曾疑心过皇后。“

刘皇后听到庄宗的安慰,越加的委屈,眼泪潸然而下:“陛下,臣妾真的很委屈。你设想,如杨立拥护川王谋反,这与臣妾有何益处。臣妾有自己的孩儿,守王甚是友孝醇厚,也得陛下欢心,臣妾有何理由协助他人。除非,臣妾的脑袋被马踢坏了。“

庄宗闻听此言,不由得哈哈大笑道:“皇后就爱说这些俏话逗朕。寡人的皇后聪慧伶俐,怎么会是那拙笨的愚人。“

庄宗说罢,瞪了韩惠妃一眼,韩惠妃顿时惊得敛眉垂首,不敢再造次。

当年庄宗选后之时,曹太妃觉得刘玉娘身份低微,又是妾室,虽是自己一手扶持,但有心让出身高贵,知书达理的正室韩氏称后。

结果,刘玉娘深得庄宗喜爱,又得左丞相豆卢革与大将军兼枢密使郭崇韬力荐,这才登上了后位。

庄宗对韩氏有所亏欠,便封其为仅次于皇后的四妃之首,淑妃之位,又将她的亲妹妹纳入宫中,封为韩惠妃。

韩氏姐妹的荣宠加在一起,也不如刘皇后一人,她此番急功近利的一番言语,本是想摆皇后一道,没想到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反被皇后将了一军,还惹得庄宗恼怒,真是得不偿失。

沐春将刘皇后撒娇撒痴的样子看在眼底,心想这位刘皇后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她一个身份低微的偏房侧室,却能坐到母仪天下的皇后位置之上。

此时,殿中仍旧匍匐在地的赵月婵,觉得气氛有些微妙,便仰首凝视庄宗道:

“圣上,奴婢所言绝无半句虚言。奴婢今日愿在这殿中触柱身死,请圣上差人前往潞州城,查处奴婢家冤情,为奴伸冤。“

说完,赵月婵又重重磕了一个响头,便起身,朝殿中红漆圆柱撞去。

“快拦住她。“

庄宗惊呼之时,早有在殿中侍候的伶俐小太监上前,将赵月婵拦住。

殿中人,皆被赵月婵以死鸣冤的决心给惊到了,沐春更是受惊将手中的茶盏跌落,泼洒了一身的茶水,急忙拿手帕擦拭衣衫。

此时众人的注意力,全都落在赵月婵的身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沐春。

而且,就算有人注意到沐春,也会觉得,她受惊将茶泼到身上也属正常,毕竟着殿中人不少都是吓了一大跳!

庄宗见赵月婵竟然以死明志,不由得信了七八分,顿时暴怒咆哮道:“大胆。杨立那厮,在潞州城只手遮天,莫不是有自立为王之心,谋朝篡位之意,朕怎能容他!“

之前庄宗见侯昭仪敬献那独一无二的贵重玉石寿礼,心内便已恼了杨立,心中生出诸多猜测忌惮。

如今,难免有些借题发挥之嫌,但却是实话实说心中所想。

庄宗此言严重,咆哮之声更是震耳欲聋,座下所有人全都似惊弓之鸟,呼啦啦跪倒一大片,高呼道:“陛下息怒。“

侯昭仪更是吓得体如筛糠,哆哆嗦嗦的望向刘皇后求救。

刘皇后此时也是自顾不暇,况且庄宗正在气头上,她哪里肯去触霉头!

异常恼怒的庄宗也不命众人起身,双眼冒火的对王允平吼道:“即刻拟旨,宣杨立进京,不得延误。“

静坐一旁的曹太后,也被庄宗的怒吼惊了一跳,见庄宗气得胡须乱舞,急忙示意玉壶递茶给庄宗,并出声劝慰道:“陛下息怒,谨慎自己身子,不必为那忘恩背义之徒气着了自个儿。“

庄宗接过茶一口灌下,然后悠悠看向下方跪倒的众人,脸色十分难看道:“近来,前朝后宫皆为立储之事争论不休,朕看你们是巴不得想要将朕从这龙椅,早些赶下来。“

“臣等万死,不敢有此心!“

庄宗看向最近折腾得最欢的刘皇后:“皇后也是这般想的吗?“

刘皇后并不似其他人那般惶恐,微微俯身,恭敬道:“臣妾不敢!“

庄宗这次是真的恼了侯昭仪,才会质问一向得他宠爱的刘皇后,众人见此,更是噤若寒蝉,生怕一个不小心,便要被横着抬出去了。

好好的寿宴,闹成这般地步,曹太后的脸色十分不好看。

“陛下既已下旨宣杨立入宫,便等问过话之后再论,不要迁怒于旁人。“

庄宗闻曹太后之言,阴沉的目光缓和了些许,朝下摆手道:“都起来吧!“

捏了一把汗的众人,连忙谢恩起身,庄宗将目光落在下方满面泪痕,跪倒在地上的侯昭仪,然后又看向赵月婵,眼神变得闪烁起来。

韩惠妃捕捉到庄宗变换的眼神,眸光阴冷的瞥了侯昭仪一眼,然后火上浇油的对庄宗道:“陛下,那杨牙将是侯昭仪的亲表哥,定是仗着有宫中贵人为他撑腰,才敢生出这不臣之心。且臣妾听闻,七皇子川王他现今就在潞州城,不知他可知杨立所为。谅臣妾想来,那川王应是不知杨立所为,要不怎会不上书陛下,揭露杨立的罪行,毕竟川王可是皇子,自是没有帮着外戚欺瞒自己亲父皇的道理。“

韩惠妃此言一出,庄宗立刻将手中的茶盏摔在地上,勃然大怒道:“那个小畜生怎会不知,定是杨立那厮要拥他为王,于是二人沆瀣一气,欺上瞒下。真是气死寡人了。“

侯昭仪还未缓过神来,忽听韩惠妃竟然又攀咬川王李继嶢,顿时脑袋嗡的一声,立刻大声呼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