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亿万老婆大人》主角姜琪予陶思莹在线试读免费试读

《亿万老婆大人》主角姜琪予陶思莹在线试读免费试读

时间:2020-06-13 06:09:12编辑:杨潇 作者:伊本不凡 人气:

《亿万老婆大人》是伊本不凡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亿万老婆大人》精彩章节节选:一般来说,这种联谊会,男女之间如果真有一种异样的情愫那是当场就能拍板的,要是隔个一两天那基本都是没戏的了。况且,姜琪予本来对这事也

亿万老婆大人

推荐指数:10分

《亿万老婆大人》 第5章 被绑架了 免费试读

一般来说,这种联谊会,男女之间如果真有一种异样的情愫那是当场就能拍板的,要是隔个一两天那基本都是没戏的了。况且,姜琪予本来对这事也不放在心上,因为她总是觉得通过这种过家家的方式来匹配婚姻伴侣确欠妥。如果一个女人发现年龄到了就迫不及待地找人相亲结婚,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所以她也没在意。

再联系时,那都是过去了一个礼拜的事情了。对于姜琪予来说,她也是从最初的期待变成了无所谓的心态了。可是,人生不都是这样的吗?你期待某样事情发生的时候,它偏偏迟迟不来,但是当你无所期待的时候,突然那件事情就发生了。

那么,当幸运降临的时候,那不妨就勇往直前吧。

这天清晨,刚从外面跑步一圈回来的姜琪予还在气喘吁吁中,屁股刚贴上软沙发上,桌面上的手机就‘嗡嗡’地响,谁吖?一大早地!有些无力地爬过去,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也是,这么早,谁会没事找骂吖?不过,某人却是那个做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以为全世界都应该向他那样做一只早起的小鸟,当然姜琪予就是那条虫子。大眼睛眨巴眨巴两下,她以为是什么推销电话,瞥一眼,下意识地就去挂断。“嗡嗡”,铃声再度响起,果断挂断,还抱怨一句扰人清梦。结果,电话那头的人好像就跟她杠上了似的,铃声还是不屈不挠地响起,最终,她不耐烦地接了。

只是没等对方说话,她便截话了,一口气不吐不快,“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买房,我也没钱买车,还有我对炒股也不感兴趣,什么投资理财的那些都与我无缘,请别再打来了。”简直说得不遗余力吖!

毫不留情地掐断..但是,刚又要挂断...似乎知道她接下来的动作,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你再挂断试试!”对方言辞略带威胁,听起来很不友善。

一口气提不上来,神吖,这世道…

“呼呼....”被气的,绝对是被气的。

“呵,什么人什么态度?”愠怒,竭尽全力控制。

恐吓电话嘛?还是专线骚扰吖!

这女人脾气就这么冲?这爆脾气。

结果,某女,“呵,我这爆脾气!”暴怒的征兆。

额!“噗~”某男淡淡地嗤笑一声。

一声轻叹姜琪予当然也纳入耳中,稍稍蔫了一下下。

某男似乎今天就跟她较上劲了,非但没有气冲冲地挂断电话反而说了一串他有生以来认为讲得最长也最费精力的长句,“姜小姐,我没闲工夫跟你解释太多,如果你还记得上次在联谊会有个叫唐凯的人,请你今天下午两点到A区B路XX大厦一楼XX咖啡厅第一排靠窗位来,我在这里等你。”对方也是一口气不留地讲完。

姜琪予顿感一阵晕眩,且不计较这个奇葩是谁?单单那个地址能记得住吗?

“呵!这奇葩。”默默地在心里为他点一根蜡烛,为自己哀悼一秒钟。

姜琪予只能呵呵两下了,对于这个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的男子的邀请,原本是该心喜有人提出约会,可是怎么到她这里,且不说浪漫,第一次约会竟然是这么个奇葩。关键,你见过一大早就找人约会的奇葩吗?万一,自己是个懒虫呢?没有想过别人可能还在暖被窝里吗?哎!

我在想什么呢?什么约会!

唐凯对着明亮的屏幕看了看,确实是通话中,可是那女人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乐意对着手机辐射都不愿跟他说话?

其实,某女此刻正对着那闪亮的屏幕乐此不彼地扮鬼脸呢?!

“喂!”唐凯叫了一声。

不说话,就是不说话!

“再不说话我挂了?”

挂啊,挂啊,嘿嘿,不是有求于我吗?

意识到某女好像正跟他杠上了,有些无奈又好笑。

突然,对方一声不吭,徒留通话时长在拉长,姜琪予顿住,拧着秀眉,突然之间好像就跟他杠上了,完全忘记这只是一个陌生人,还是她口中的奇葩。

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唐凯有些哭笑不得,这像什么?明明两个是不认识的人,明明是自己有求于她,明明....怎么好像是情侣在闹别扭?

情侣?

这一个词就像一道高强度的电流直击心脏的位置,化为了动力砰砰直跳。尽管这样,他也很快地打消这个想法,这颗心早就停止跳动了,何来的心动,刚刚也只不过是被自己的说法吓到而已,绝对不是因为她。

嗯!只是说法而已,不是想法,更不可能是真的。

姜琪予一愣,突然也感觉到了这种举动似乎也很像情侣之间闹小别扭,想想自己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陌生人这么任性,轻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而后缓缓开口。

“唐凯是吧?这就是你邀请人的语气吗?你就不怕约会变成约架啊?”呵呵,姐可是练过的,一个不小心还可以把你这么一个雄性打趴下了。

“姜小姐,我想不需要我再重复了吧!如果你不来我就只好请人把你带来。”一如既往地霸道。当然,这只是姜琪予一个人的看法,实际上,对于其他人看到他,最多的想法则是沉默寡言,斯文有礼。

哼,哥有得是手段!

窘!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说完就挂断。就不去!

姜琪予被气得直跳脚,对着电话传来的嘟嘟声大吼,“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这精神病院最近休假是吧?那么多不正常的人都出来了。我就不去,看你能把我吃了?”

果然,时间滴答....滴答地走过一分一秒,按照约定的时间都已经过了五十五分钟,姜琪予果然没去。唐凯那副黑沉着的碳容紧绷着,犀利的眸光仿佛可以穿透面前的玻璃窗,周边有说不出的凛冽寒风,嗖嗖地凉!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触着手机上的黑屏,只见他随即打了通电话就走了。

该死的女人,一次又一次地让他破例,这次居然让他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反观某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此刻居然在家优哉游哉地正煲着肥皂剧。看到兴趣正浓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她一边絮絮叨叨地忘了穿鞋就光脚出去。开了门,但是却没进来过,哪里去?

哦,原来是她被绑架了。

而此刻,某人正斜靠在大班椅上,神情闲适,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敲桌面,眼角微微露出一抹全权掌握的霞光,而唇角也恰好提上一个完美的弧度,这张脸,看似很多人女人都想咬一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