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一叶咫尺精彩试读在线试读小说】主角安暮迟白领

【一叶咫尺精彩试读在线试读小说】主角安暮迟白领

时间:2020-06-13 06:09:20编辑:张三 作者:朱子语 人气:

《一叶咫尺》作者:朱子语,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安暮迟白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谁是你老婆?”眼神与对面的男子交流,似乎在控诉着突然冒出来的流氓,虽然她也是极度不想面对这**相亲男,可是在安暮迟面前她不想丢脸

一叶咫尺

推荐指数:10分

《一叶咫尺》 第7章 两个男人 免费试读

“谁是你老婆?”眼神与对面的男子交流,似乎在控诉着突然冒出来的流氓,虽然她也是极度不想面对这**相亲男,可是在安暮迟面前她不想丢脸。

安暮迟抓着她挣扎的手,见她眼神还望着其他的男人,低着头在她耳旁厮磨,突地,抬着她的下巴,不顾形象地吻着叶梵瞳,蜻蜓点水般,然后趁其不备揽着腰便把她带走,离去前还不忘甩了几张钞票“埋单”。

对面相亲的**男人滋滋地数着钞票,好几百块钱呢!买单是绰绰有余了,虽然老婆没找着但好歹也没负盈利,啧啧,没想到,现在的女人都结婚了还出来猎艳,瞧他差点就上当了!

“安暮迟!”男女天生上的力量差别让叶梵瞳更为恼怒,他再次突然地出现,究竟是想怎样?

安暮迟不答他,只是紧紧地拽着她的手离去,原本是与人相约谈论生意之事,却不料看到他日思夜想的人居然在和另一个男人谈婚论嫁,就算气度再好,也难以理智地对待,于是便有了以上尴尬地偶遇。

终于在停车场的时候,安暮迟放开了她的手,却不料那女人像兔子般的立马奔走。

“叶梵瞳!你竟然还与这样的垃圾相亲?”安暮迟是真的生气了,青筋冒起,左手揽着她的腰,右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就欲吻上去。

“安暮迟,你管我,我想怎样就怎样,干你什么事?”她撇开脸颊不让他亲吻。

“你男朋友不能满足你妈?竟然还出来相亲,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他凉凉地开口,满是嘲讽。

“我是替人相亲的!”虽然不想理会,但自己的尊严说什么也不能被他踩在脚底。

叶梵瞳推着他的身体,趁他思考时挣脱,却没跑开,倔强地怒视着安暮迟。

对他说的不放弃,她还曾抱有一丝期许,如今看来,希望还不如没有的好。

听到她说是替人相亲的,安暮迟心里好受了些,但她的疏离和冷漠却狠狠刺痛了他。

清冷的地下停车场,冰冷的银色莲花车旁,安暮迟双手紧紧握成拳,骨节苍白,那飞扬的剑眉此时沾着挫败和无奈,他想怎样?他不过就是爱她,不能忍受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的梵梵只能是他的!

原以为再也不会为这个男人流泪,但只有见到他的时候才知道她根本无能为力,她想紧紧地拥着他,大声地质问他,当时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什么几年都没再出现,她可知道当初他离去的事实几乎摧毁了她,让她的世界分崩离析?

可是她开不了口,她只想维护自己仅有的那么点点卑微的尊严,叶梵瞳微微地颤抖,垂着眸,眼睛死死地望着灰败的地面。

“梵梵……”安暮迟艰难地开口,曾经那个坚强的,爱笑的女孩,如今却总是流着泪,这都是他的错,自从认识他后,她的泪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发誓,他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她,不会再让她的眼泪破碎。

安暮迟震惊地望着她,眼眶泛着红意,他从未见过那样伤心的叶梵瞳,印象中他的梵梵从来都是开心大笑,没心没肺的,如今却已是泪人!他竟会伤她至此?她的眼泪竟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叶梵瞳垂着头默默地哭泣,渐渐地隐忍,抬眼面对安暮迟的时候,微微翘起的睫毛上晶莹的泪珠闪着异样的光泽,她用衣袖狠狠地擦着脸颊,甚至有一丝疼痛也毫不在意,随后似乎已经能够镇定地面对这个男人,她微笑着,轻轻启着唇。

“安暮迟,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希望以后见面的时候,我们只是陌生人了,再说两年不见的人最多也只是熟悉的陌生人,但终究躲不过陌生人的宿命,不是吗?”叶梵瞳云淡风轻,过眼云烟而已,女人也需要坚强的,暮迟,再见。

安暮迟用那样深沉地眼神凝视着他,脸上的表情平静似湖水,只是身子微微地颤抖,手臂放置后背,紧紧地抵着车身,她的淡漠一点一滴正在无情地击垮他。

“陌生人?曾经相爱过的人,你竟然说是陌生人?”安暮迟脸色苍白,眼神脆弱地看着她。

“是的……”叶梵瞳点着头,转身,跨步,只要离开他的视线就好。

“我不同意!”霸道的语气,完全是安暮迟式的气质,他几步踉跄过去,从背后圈住她的腰,紧紧地箍着,就好象刚才那个脆弱的他只是错觉而已。

他为什么要同意这明显对自己不利的不平等条约?什么陌生人?永远都不可能!他们之间的缘分不可能落得个陌生人的下场,他绝不允许。

背后的温暖袭来,不知是惊讶还是愤怒,叶梵瞳下意识地想离开他的范围,他的气息,他的触碰,好像又回到当初相爱的时光,可是,当初啊,最痛苦的是当初啊。

他离开的时候,所以人都在嘲讽,看好戏,说说她被抛弃了,丑小鸭就不该奢望变天鹅。

于是她再也无法和他们联系,生怕旧时的同学提起他,那样胆战心惊的时候他在哪里?他在享受异国风情呐。

“梵梵,你听着,你是我的,永远都是,如果你还无法原谅我的话,我可以等,等你再爱上我,我们之间,不是你说结束就能结束的。”安暮迟宣誓般地大吼,他的嗓音听起来仍旧是那么霸道,却透着淡淡的疲惫和虚弱。

不是你说结束就能结束的,叶梵瞳冷笑,当初是谁先说结束的?

叶梵瞳咬着牙,不想再和他纠缠。

“我送你回去。”安暮迟看出她的意图,疲惫地说道,随后毅然拉着她的手走向小车,也许是哭泣和心碎,叶梵瞳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她深深地吸口气,发狠似地擦着脸颊,既然不爱,也就不怕了,乘他的车而已,她相信自己能冷静对待。

安暮迟抓着她向副驾驶,叶梵瞳冷漠地睁开,兀自打开后面车门,然后礼貌地瞟了安暮迟一眼,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静,肆意地在车内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