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不死佣兵在线试读章节目录 张然白革章节列表完结版

不死佣兵在线试读章节目录 张然白革章节列表完结版

时间:2019-11-28 05:12:54编辑:陈文才 作者:爱吃小龙虾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不死佣兵》是爱吃小龙虾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然白革,书中主要讲述了:第7章:老部下老刀“你等我一下,我去开车。”虽说两人的亲密举动不再引人注目了,但陈心怡始终是放不开,被张然那么拥着像是就不会走路。

不死佣兵

推荐指数:10分

《不死佣兵》在线阅读

《不死佣兵》 第7章:老部下老刀 免费试读

第7章:老部下老刀

“你等我一下,我去开车。”

虽说两人的亲密举动不再引人注目了,但陈心怡始终是放不开,被张然那么拥着像是就不会走路。况且要去大岛山,不可能就这么一路走过去,张然一面走,一面也在留意着周围的环境。

很快他就看上了一辆放在路边的白色雅阁,周围的地面都很干燥干净,但雅阁的车身和顶棚上,却是落了不少树叶。

“就是它了。”

走到白色雅阁旁,张然并没有马上动手,而是习惯性的绕着车转了一圈,确定四轮和底盘都没啥问题之后,他才三下五除二的打开车门,一分钟后,雅阁发动机发出轰鸣,张然又看了看油表指针,这才冲着陈心怡挥手,让她上车。

“你,偷车?”

古话有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过亲眼目睹张然偷车,陈心怡还是忍不住惊讶。

“这车没人用,走吧。”张然嘴角微微撇了撇,任务需要的时候,别说是偷车,就算是要偷人,张然也不会皱半下眉头的。

白色的雅阁在公路上飞驰,张然并不清楚前往大岛山的准确道路,好在一路上都有路牌的指示,这才让两人没有兜圈子走弯路。

港城的道路拥堵情况甚至比澳门更加严重,车行路上,陈心怡还是没能一直管住自己的嘴巴,开口问张然:“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见一个朋友,你不觉得,一直跟着我会很危险?”

一手捏着方向盘,张然视线的焦点却浑没在前方的道路上,其实像他这样的人,只要不是去参加什么地下车赛,只需要依靠本能,就能将车开走了。

老刀,真名赵坤,绰号老刀。

一想起老刀这个绰号,张然嘴角就情不自禁的浮出一抹微笑。在张然的记忆中,老刀总是将一把土里土气的开山刀别再腰间。张然等人都追问过,可老刀死活都不说出这把刀的来历,只是强调如果他死了,一定要替他将这把开山刀送回老家。

幸好,张然不用替老刀送刀,而老刀的老家,也不在大岛山,甚至不在港城岛。当初的一群人之中,也只有张然才知道在哪里。

“这几年你过的好不好呢.....”想到那永远一身作战服的死板汉子,张然脸上的笑意更浓。

“嘀嘀!”

兴许是因为走神的过于严重,又或者是因为港城人太习惯快节奏的生活,张然也就是跟车稍微满了一点,就听到不满的喇叭声接踵而来,刺耳的很。

“港城人也不是很有素质嘛。”陈心怡撅着小嘴,正想要扭头回去看,张然却叫住了她,“别回头,否则容易被行别人拍到你的样子。”

“嗯?”

陈心怡的脖子僵硬了,事情真有张然说的这么严重么?难道这世界到处都有人拍照不成?

“行车记录仪。”

张然抬手指了指后视镜,他眼神犀利,竟然能过透过后视镜,留意到后面那辆越野车安装着行车记录仪。虽说跟对方根本就是萍水相逢,但将谨慎做到极致,是张然活到如今的最大法宝。

对于张然这种近乎神经质的谨慎,陈心怡感觉自己已经有些习惯了,她干脆的低下头去,鼻子都快要到贴到大腿上,闷声闷气的道:“你看这样行不?我保证,谁也看不到我的脸了。”

张然笑了。

自从将陈心怡从毒王的后备箱里抱出来到现在,这是张然第一次真正因为陈心怡而笑,而笑过之后,他还是深深的看了那白皙的后颈窝一眼——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想过开门见山的去问,但被他否决了。因为他知道陈心怡的身份必定不会很简单,否则不会活在毒王汽车的后备箱里,而一旦知道她的身份,不论张然怎么做,都会带上功利性,而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救人。

那种感觉张然不喜欢,所以张然宁愿像现在这样被蒙在鼓里。

“真漂亮!”

说一直不会抬头,那只是个笑话。不久之后陈心怡就发出了惊呼。

“青马大桥。说实话,这种桥很容易成为死地。”

两人此时行车的青马大桥,乃是全球最长的行车铁路双用悬索式吊桥,亦是全球第八长以悬索吊桥形式建造的吊桥。大桥主跨长赌超过一公里,若是算上连引道则全长超过两公里,很是壮观。

其实张然过去也从没来过青马大桥,跟陈心怡一样,也是第一次上桥,只不过他习惯从战术角度去分析环境,故而才会有那样大煞风景的一句话。

陈心怡转过头来,愕然的看了张然一眼,随即脸上绽放出笑容,一对眼睛弯起来像是初五的月牙儿,“拜托你不要整天都这么紧张好不好?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在澳城了,不会有人来追杀我们了!”

“杀手脑门上不会写字。”

张然无所谓的挑了挑眉头,两眼视线仍旧保持着高频率的左右扫动,对车窗外那美丽的风景,熟视无睹。

“真是个没有情趣的男人啊,或许在他眼中,女人也只会被分成两种,有威胁的,没威胁的......”副驾位上的陈心怡是暗暗皱眉,她却没料到,分析的完全正确,而她正是被张然归于“没有威胁”那一类的,而且她应该庆幸张然是如此对女人分类。

经过青马大桥之后,道路就变得逐渐畅通起来,虽说张然手中没有电话,但他还是凭着过人的寻路本领,找到了老刀所说的那个地方。

一个标枪样的身影,就伫立在正午的太阳下,大老远就让张然和陈心怡看见。

就连陈心怡此时都一万分的肯定,那个人一定就是张然要找的人,因为她感受到了同样的味道,或者说,同样的死板。

“老刀!”

“头!”

两条人影紧紧的拥抱一瞬,随即又分开,只是张然的双臂,还搭在老刀坚挺的臂膀之上。

“三年没见了吧?”张然笑了。

“一千三百五十四天,你还活着。”老刀的脸上并不见笑容,也没有太多代表激动的表情,只有刚刚两人拥抱时,他偷偷的抹过一次眼角。

“让我看看,架子垮了没有?”

拍拍老刀的胳臂,张然退后两步。

“啪!”

腿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张然的左耳边,但却没能成功的扫到张然的太阳穴,突如其来的左臂将其挡住了。

“不错!”

张然甩了甩胳臂,有些发麻,他对面的老刀脸上仍旧没有动静,右脚却不知何时收回去,站姿笔挺。

“回家再说。”

就在张然还想开口的时候,老刀的眼神却落向白色的雅阁副驾,很显然挡风玻璃根本无法阻止老刀犀利的眼神,而坐在里面的陈心怡也是无所遁形。老刀虽然没有抬手去指,可张然知道老刀想说的是什么。

“真是朋友。”

无力的解释一句,张然摇摇头,他知道老刀是个死脑筋,认定的事情几乎扭不过来,只得转身招呼陈心怡下车。

“偷的?”

见张然全然不关心白色雅阁是否锁门,加上那车辆的情况,老刀用几乎是肯定的语气问道。

“是借。”

“好,借!”

重重的一点头,老刀像在肯定张然的说法,只不过他的这种肯定,让张然有些哭笑不得。

即便是在跟老刀说话,张然还是没有忽略陈心怡,他介绍的很简单,而老刀却发现了张然的谨慎。

“头,你们真不是来度假的?”

当三人走到一栋独屋前时,老刀终于忍不住问道。

“这是你的房子?不错嘛,海景啊!”

其实大岛山大多数民宅都是依山而建,所谓的海景,不过就是站在屋子边上,就能看见岛外的港湾而已,事实上老刀的这栋房子很旧,一个不知道啥年代修建的低矮二层楼——台风,房子不结实的话,高了反而危险。

“本来想将老娘接过来住,可惜老人家没福气。”

老刀推开了门,陈心怡惊讶的捂住了嘴——房门根本就没上锁。

“老刀的屋子,应该没人敢来偷的。”张然偏头,向陈心怡低声解释,老刀却是转过来,指了指张然,那意思是:你小子还不承认。

“找个地方让她休息,然后我们再说。”张然吧嗒吧嗒嘴,这一天一夜的逃命,他真是感觉到累了。

老刀的动作很快,而陈心怡也的确需要休息。虽说这栋房子看起来破旧了些,但却被老刀收拾的很干净、整洁,就连陈心怡这样的女子,也都几乎挑不出毛病来。

不过张然一来,这份整洁和干净,基本上就完了。

“究竟怎么会事?电话里问也不说。”

“电话不保险。”张然放下碗筷,将嘴边最后一根面条吸溜下去,才轻轻拍了拍自己肚子,“骷髅会,听说过?”

老刀点头,那眼神却仿佛在指张然说的是废话。

“他们追杀我一天了。”

老刀的一双虎目,终于猛地放大,充满了震惊:骷髅会疯了不成,竟然会追杀张然?

“不,他们没疯!”张然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又去拍老刀的肩膀,“老兄弟啊,我也知道你退隐了,如果不是这次的情况过于危机,我是怎么都不会找到你这里来的。”

顿了顿,张然又道:“一亿美金,一亿啊!老兄弟,换成咱们当年,要是听到这个数字,怕是都要疯了吧!”

“你的人头,一亿?”

“我杀了毒王!”

张然面色沉重的点头道:“谁知道那厮给自己整了个报复基金,一亿美元......”

“等等。”

老刀面无表情的打断张然的话头,随即转身去了另外一间屋子。正好此时,将自己收拾妥当的陈心怡,抱着洗好的衣服出来,想问问老刀该去哪里晾晒。

“哗啦!”

“啪嗒!”

当枪栓拉动的声音响起时,这些天已经对这个声音无比熟悉的陈心怡,将手湿哒哒的衣服,扔了一地。

“你......要杀我们?”

陈心怡的瞳孔,在猛烈的收缩,她视线的焦点,是老刀手中的那把抢,那把她不认识,但又长又黑,看着就感觉威力很大的枪,黑洞洞的枪口,就冲着她,和张然。

不死佣兵

不死佣兵

作者:爱吃小龙虾 类型:都市 状态:已完结

《不死佣兵》很好看,一看就被吸引的一整天都在看,谢谢作者,好棒。

小说详情